掌上芭蕾(二十六)尾聲

捧著金小丑獎,從蒙地卡羅回程途中,喬朵芙拄著柺杖,陸衛始終牽著她的手。

「其實,就算你不牽我的手,我也不會迷路了。因為每當忘記路的時候,我至少記得要去哪裡…」她朝他燦然一笑,「那就是你。」

陸衛朗笑,如破雲見日,「看不見妳,我就沒法兒平衡,不管妳是在我頭頂還是哪裡,我一定得看見妳才行。」

媒體開始以「雜技情侶」稱呼他們。人未歸國,報已先上。

大隊人馬回到老本營,侯漣照例衝第一個,她抬高鼻子,繪聲繪影向團員描述這一場史無前例的演出,除了那顆彩球略過不提之外,內容倒是十足真金,最後她承認:「俺這次開了眼界,俺老爹從來沒告訴俺,脫臼也可以上場,伴舞也可以伴得這麼驕傲。」

喬朵芙因為腳傷,和陸衛走在最後頭,一進了排練場,龔天原和龔小優立刻迎上,後面有位女士款款而來,摘下墨鏡,靦腆淺笑,正是顏優。

喬朵芙不自覺掐緊陸衛的手,側頭看他的反應。

陸衛咬著牙,低聲道:「傻小鬼。」一把將她橫臂抱起,她猝不及防,柺杖落地,雙臂就摟住他頸子,聽得陸衛高聲說,「柺杖丟掉,以後,到哪裡我都這樣抱著妳。」

排練場響起此起彼落的口哨聲,龔天原驚愕到彩品從袖子落出還不知,顏優則淡然微笑,低頭牽住小優。

「省點力氣,等芙兒傷好,你們還要到國外巡迴演出。」劉全心腰肢一扭,喜上眉梢,「有十幾家國外劇院來邀約,還有一家美國劇院老闆想要把你們七分鐘的表演擴張成兩小時的全套芭蕾舞劇,看樣子我還沒法那麼早退休。」跟往日一樣,她踏著鞋跟回到辦公室,精神抖擻地忙起來了。

「你要搬去上海嗎?」陸衛問龔天原。

「嘿…」龔天原憨笑點頭,頭一次,八字眉漾出純粹的喜悅。

「怎麼生活?」

「她幫我安排了個固定節目,什麼街頭魔術秀的,我都搞不清楚那是什麼,反正只要在攝像機前表演撈活去嚇路人就是了,應該難不倒我,嘿…」

陸衛笑聲朗朗,如晴空豔陽,喬朵芙貼在他胸口,沈浸在香皂汗水的氣息,憶起十年前,他帶她買綠外套的那天,她也是這樣耳貼著他的背,他豪放朗笑,散發隆隆音響。那天,西北風颼颼吹刮過身,路樹枯枝把陰鬱的天空織成密網,北國蕭瑟,但是,她不冷。

又想起初初見面的那一天,他正幫李丹上藥,國劇精目顧盼,空氣中迸出五彩花火,抑揚頓挫的京腔,第一句話就是「傻小鬼」,現在回想,那態勢,蠻橫中帶著憐惜,粗魯中帶著親熱,十年如一日,如一日呵!

他始終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她的最佳舞台;他寧可自己頭破血流,也不曾讓她摔傷。

於是,她終於明白,她是他掌心的芙蓉,他是她的根。

在退休前,她與他完成了一千五百場國內外表演,足跡遍及三十多國,成為國際知名雜技明星,以及下鄉義演次數最多的藝人。

兩年後,住進了城堡般的房子,並且,填滿它。

7 thoughts on “掌上芭蕾(二十六)尾聲

  1. 花了一些時間看完這二十六篇
    只能說,我
    真的很感動……
    版主回覆:(03/24/2008 01:53:49 PM)
    真謝謝緁的鼓勵。
    采青原本以為《掌上芭蕾》無可救藥的說(搔頭)。

    Reply
  2. 飛魚

    看完了這最後一章卻感到意猶未盡,於是又默默地回顧了一下整個故事情節,才不得不帶著戀戀不捨的心情告訴自己「故事是真的結束了」,但美好的記憶就此留下。這種感覺像是去看了一部電影,不是那種超級大片一開始呈現給觀眾就是「震撼的,華麗的」畫面,等到電影結束,留給大家的卻是困惑,疑惑,外加在腦海裡早已模糊不清的畫面。 而采青的小說更像那種溫馨,娓娓道來,即使放映結束了也會讓人想靜靜的坐上一會兒,然後再帶著微笑離開的電影~~XD
    版主回覆:(06/21/2009 12:02:02 PM)
    飛魚把三部長篇舊作都看完了吧?
    謝謝您如此支持。讓采青也不禁微笑了。:)

    Reply
  3. 飛魚

    嗯! 三部長篇和三部短篇都看完了。
    采青真的不必如此客氣,我是很欽佩您的認真,這對於一個讀者來說是很大的福氣喔~XD
    版主回覆:(06/06/2010 05:45:00 AM)
    謝謝飛魚。我會更加努力的。:)

    Reply
  4. Pingback: appliance repair Richmond Hill

  5. Pingback: this website

  6. Pingback: http://www.guaranteedppc.com

  7. Pingback: UK Chat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