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稿

修稿實戰分享#4:人物性格與對比映襯

本文接續《修稿實戰分享#3》

我的第二本出版作品《潛入婚紗的女人》是為了「馥林都會小說獎」寫的。從著手寫到截稿日,只有不到半年期限,差不多是作品寫完還沒放多冷就得投稿出去了。原以為這樣就不需要再大幅改東改西了,沒想到,我還是太天真了。

修稿的心理過程,我在我談潛入婚紗的女人已有詳述,並在《變身暢銷小說家:三的法則》有提及其中一項技巧。這場修改是在投稿前完成的,八個月之後接獲通知,作品進了決選。

就在正式出版來以銷售量決定首獎得主前,主辦單位又給了所有決賽選手一次修改機會。我趁此機會重讀稿件,察覺了一項危機。

●修稿第五招:優化主角性格

主角的性格設定遠比你想像得還重要。

不信的話,你隨便抓一個人過來,叫他介紹最近看過的一本小說給你,瞧他是不是用「這本書的主角……」作為起始。我保證,十有八九會如此。

讀者在閱讀過程中,不只會記憶主角的各項特徵,他還會對主角的性格進行一連串價值判定,來決定自己喜不喜歡主角。認知順序大約是:

(觀看主角的外顯行為)→(推測性格)→(價值判定)

例如,讀者看到主角救了一隻貓(行為),認為主角很善良(性格),因而認同這位主角。

如果讀者喜歡主角,就能隨主角同悲喜;如果不喜歡,非但不會支持主角獲勝,還很難投入劇情中。

因此,創造出令讀者喜愛的主角,是小說成功的一大關鍵。(註)

《潛入婚紗的女人》中,貝瑩瑩雖然表面上很開朗,內心仍有批判性的黑暗面。當她提到公司對她實施的減肥魔鬼計畫時,是這麼說的:

我最感冒的是每天得提早一小時到公司,被男同事拉著從中山北路沿民族、林森、民權繞一大圈回來。小孔說這是「曬肉乾儀式」,其實他的體力也沒好我多少,他跑第一趟被累到口吐白沫之後,就慫恿其他人採用「騎車趕畜」的方式──男生沿著路邊騎車,目視我在人行道跑──實在是……幹嘛不把我脖子上套個鍊子算了。

這樣的性格,說實在還稱不是上個問題,問題在這是個比賽稿,容不得一丁點差錯。根據我對市場的理解,開朗討喜的主角,永遠是最保險的一張牌。幽默自嘲的心境,比悲傷批判更安全。

儘管知道修改人物性格絕對不是小工程,為了安全,我還是改了,將貝瑩瑩的調性調整得更輕盈。

我是說,我雖然是胖子,可是我是健康、靈活又開朗的胖子,這就很快活了。

貝瑩瑩現在對自己九十公斤的身材感到舒適且滿足了。

這樣的修改也強化了故事主題——無論我們幾公斤,都應該愛自己的身體。

●修稿第六招:人物圓形與映襯

在任何女性為主要讀者群的愛情小說中,我觀察到一種現象:男性角色通常比女主角單薄。即使是我自己的作品中亦是如此。

這可能是因為文類採用女主角第一人稱敘事的關係,描寫女主角的篇幅最長,自然有最多刻畫的空間。不過,也不能排除是女作者不諳刻畫男人性格的緣故。

雖然圓形有圓形的好處,扁平也有扁平的用處,不過,當代寫作潮流是傾向讓主角圓形一點。《潛入婚紗的女人》有兩位男主角,我認為兩位都還欠缺立體感,應該要再圓形一點。

男一號「鄒童」是個大明星。為了戲劇效果,我已為他做了「反差」處理——大家都以為大明星很自戀,偏偏讓他相反。這個設定在初稿就有帶到,但還不是非常突出,修稿時我就加進這樣一場化妝戲:

鄒童略顯靦腆。「我本來想請妳幫我把右耳那顆痣蓋掉。」

倩柔連忙拿遮瑕筆點蓋住他的痣。「這樣可以嗎?」

「粉底能不能撲厚一點?」

倩柔替他多補了一層粉底,見他還沒露出滿意的表情,又補了一層,然後費了一些工夫把腮紅補回去。

「能不能上一點鼻影?」

倩柔悄悄用手背刷過額頭的汗水,開始替他打鼻影,打到簡直像白鼻心一樣。

「能不能幫我把右眼眼尾那個痘疤蓋掉?」

倩柔把刷具伸到鄒童的右眼眼尾,卻是愣住了。「痘疤在哪裡?」

「就在那邊。再右邊一點。」鄒童說。

「我沒有看見。」倩柔瞇起眼睛湊近去看,「你沒有痘疤呀。」

「有啊。就在這裡。」鄒童用指尖牢牢指著那個點。

我也好奇湊過去看,原來他所謂的「痘疤」跟針尖一樣小,顏色沒有異常,只不過是微微凹下去一點。貝大嬸的毛孔都比這個大。

「這個……」倩柔也傻眼了,「就算是藍光電視也看不出來的。」

「有很多現場觀眾,那個痘疤不蓋掉,我會沒有安全感。」

倩柔雖滿面錯愕,仍然替他蓋掉了。

「能不能幫我修腮?下手重一點。」鄒童又說。

「可是你的臉已經很小了。」倩柔忍不住提醒他。

「我怎麼看都看不順眼。」鄒童嘆了一口氣,「對不起,妳的技術已經比平常那位化妝師好很多了。不是妳的問題。妳照著做就好了。」

倩柔於是下了重手,將他的腮骨打上深褐色,簡直像國劇臉譜一樣,接著替他做了最後一次的完妝檢查,才戰戰兢兢問:「這樣可以了嗎?」

鄒童對著鏡子端詳了老半天,竟是露出鄙夷的臉色,把《樂活單車雜誌》蓋上鏡中自己的臉,好似不敢再看下去一樣。

這場戲描繪了鄒童的自我厭憎感,讓他的性格更突顯出來,同時做為他不堪回首往事的伏筆。一場戲雙重功能,篤定加分。

男二號「萬元亨」原本戲份就不多,可以著力的空間更大,但也不需要著力到凌駕男女主角之上。凡事剛剛好就好。修稿時,主要需要思考:我想要強調角色哪個層面?這個層面對故事整體有何幫助?

在這邊要告訴各位一個重要概念:作家要用宏觀的角度來看待整體的角色配置。

女主角不是世俗認為的美女,她苦於體重,但她必須得到幸福。(起碼在這本小說中)

男一號在各方面需與她呼應、相稱。

男二號呢?

你應該猜到了,男二號必須跟男一號有所映襯。(更多說明請參閱《人物對比》

我加入了一場戲,主要強調了他的政客習性跟貝瑩瑩並不適配,襯托出鄒童的好。

他從西裝內袋掏出一個金質名片盒,抽出一張名片,遞給小姐。「在下是台北縣議員,萬元亨。」他給了小姐一個得體到了極點的微笑。「剛才聽說你們有特殊款式,如果在下穿著登上報紙版面,貴公司可以給什麼優惠?」

「啊,政壇金童。」小姐竭力掩飾臉上的驚奇。「請稍等,我請我們主管來。」

沒多久,一個中年女子匆匆忙忙過來了。她自稱是周經理,眉開眼笑,告知元亨願意免費贊助一套特殊款西服。

「在下相當喜歡你們這間店面,款式多樣,管理周到,裝潢得相當有格調。」元亨攤開手臂,猶如發表演說一般,「現在台灣人結婚率和生育率都越來越低,我說結婚有什麼不好,結婚相當好!既穩定,還可以省錢、節稅。有句話說:『成家立業』,一定是先成家才立業,現代人不知道怎麼回事,都顛倒過來了,實在是要不得。像在下都勸朋友,有好對象,就要趕快定下來。不是還有句話說:『先安內再攘外』,先把內部安頓好,才能往外打拚。周經理,您說是不是?」

「是,是,萬議員說得太對了。」

「因此,貴公司的存在,是台北市民的福氣。將來在下有朋友要結婚,一定跟他們推薦貴公司。」說著說著,元亨又遞了一張名片給周經理。

我跟元亨交往的期間,從來不曾跟著他到外面交際,算算這是頭一遭。我不太懂,元亨為什麼要對素未謀面的西服店小姐遞名片,跟經理聊這麼多無關緊要的事,聊的話題還是我連想都沒想過的。到底要先成家還是先立業,答案不是很簡單嗎?隨人歡喜就好了。為什麼要講這些落落長的道理?

元亨整整演說了有半小時,我忍不住看了兩次錶,話題終於結束在稅務政策和育嬰津貼對結婚率的影響。周經理不知被怎麼說動的,主動允諾給元亨兩件特殊款式的西服都免費。

「周經理相當會做生意,相當好。貴公司相當專業。」元亨的語氣好像詩歌朗誦,「將來在下的兒子孫子要結婚,都會規定他們來貴公司訂做。」

我更不理解了,為什麼元亨老是說什麼在上在下,他為什麼不說「我」?還有,「很」不是比「相當」簡潔嗎?為何要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好無聊……

加進這場戲,萬元亨更富立體感。從前貝瑩瑩從來沒跟萬元亨一同出席社交場合,這場戲是第一次,提示出他們之間的隔閡,為貝瑩瑩日後的醒悟做了一場鋪墊。完工。

 

未完待續……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