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親愛成都讀者的書櫃

倪采青成都讀者的書櫃

采青的書版權還沒有賣到大陸去。曾經《變身暢銷小說家》有版權商來詢問,後來不了了之。《金匙小姐不矜持》因為背景是台商奮鬥記,一度有機會被引介到當時正打算籌拍台商題材的央視,可惜後來因牽線的傳播公司發生變化,再度腰斬。其他都會小說作品,我更不敢奢望了,明白大陸喜歡「接地氣」的大部頭原創小說,我不太確定這些十幾萬字的都會小說對大陸讀者會有什麼非看不可的吸引力。

最近才驚訝地發現大陸有我的忠實讀者。一位成都讀者跨海跟出版社買了我《夢遊祕境的女孩》簽名書,據說跨海寄送費了好一番周折才到他手上。(因為他單名一個「帆」字,我不敢妄測性別,所以以下用「他」來稱呼。)他曉得是不是受書啟發,即將到故事的發生地雲南去旅行,說要寄明信片給我。

在他跟馥林文化通信的過程中,寄來了他書櫃的照片,我的三本小說都在上頭,實在頗為感動。有知音如此,夫復何求?

不過,這篇文章的重點不是我的書而是旁邊的書。轉寄過來給我的馥林編輯Clara小姐說:「他的藏書感覺很多,很有內涵的感覺。」我一看還真是……驚為天人哪。

一時之間,對於這位讀者的氣質產生了無盡的想像。

.

5 thoughts on “我那親愛成都讀者的書櫃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