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張明信片與《夢遊祕境的女孩》續集?

夢遊祕境的女孩-成都讀者迴響

說這句話可能有點陳腔濫調,因為它不只會從我的口中冒出來,也會從許許多多作者的口中冒出來。這句話可能有很多種形式,但意思大致相同,都是表達作者在創作生涯中一種最飄飄然的心情。

猜到是什麼話了嗎?

嗯,大致就是「接到這樣的讀者回饋,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之類的。

雖然小說出版後正面負面評價都在所難免,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寵辱不驚,不過,作者畢竟是人,哪有人不喜歡收到正面評價的呀?

前陣子我借了《夢遊祕境的女孩》給一位女友人,她讀後給我許多溢美之詞,說她讀後「滿滿的觸動,不能言語」,這幾天來「不能自己地翻了又翻,很難割捨」,又說謝謝我創造了「不朽的作品」。我何德何能得到這樣的評語,暗爽了兩天,本來是借她的書,馬上就變成送她了。

再上一次,有位男的朋友說,他看我的小說太入迷,捷運坐過站。從此以後,我每次出版得到的二十本公關書配額絕對不會少他一份。

再說我最愛的一位朋友。她從我還沒出書時,就擔任我青澀稿件的試讀人,因為這樣的恩情,每當我出書時,公關書理當要送一本給她。意外的是,每當我寫信約她見面時,她就會回答:「不用送,我已經預購了。」並且在見面時,真的從包包中掏出一本來要我簽名,教我怎能不愛她?

至於最近,就是成都讀者給我的驚奇了。

日前有位成都讀者跟馥林文化聯絡,他說長期追蹤我的作品,最近要去《夢遊祕境的女孩》故事場景雲南旅遊,要寄給我明信片。

經過一些時日的層層轉遞,明信片果真到了我手上。

一張是深藍的海,粼粼波光。一張是巍峨的山,雄峻磅礡。家人探頭一看,說:「好美。」

這位單名「帆」字的性別不詳的讀者,在明信片上寫道:「這張明信片是從雲南大理的洱海帶回成都的,雖然不是獨龍族和怒族生活的貢山縣,但距離也不太遠,呵呵~」

明信片將我拉回《夢遊祕境的女孩》創作時期。這份稿子我琢磨五年,等待出版又耗了一年,跟六個月完稿的《潛入婚紗的女人》相比,這樣子寫一本書根本不符效益,全憑一種愛。雖然《潛入婚紗的女人》才是得獎的那一本,是會變成偶像劇的那一本,但如果有人問我:「采青,我想看妳的作品,妳最推薦看哪一本?」我毫不考慮就會說《夢遊祕境的女孩》。三部作品,三個小孩,在情感上就這一部最牽動我的心。出版它時,竟有一種此生不枉的感覺。

而它的表現到目前為止都好,我是指讀者迴響的部分,我聽到一些想要我寫續集的聲音,包括我的編輯Clara,她某次甚至興奮地說她已經幫我把續集劇情想好了,蒼狼和玉凝投胎轉世之後,變成蒼狼到台灣來找玉凝,如何如何。

呃,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好嗎?

.

2 thoughts on “兩張明信片與《夢遊祕境的女孩》續集?

  1. Leyu

    Dear 采青:
    《夢遊祕境的女孩》實在是我很愛的一本小說!
    因為故事格局是有底蘊、有深厚鋪陳的,所以每次看完總會想要再翻一次、再沉浸入雲南的世界中,但又無法馬上翻閱。沒辦法,只因裡頭的故事一直在心中久久縈繞低迴不已,是種很甜蜜、揪心卻又遼闊的心境,很難一時釋懷或抽離,所以必須等心情恢復平靜後才能再次翻開書頁、重啟閱讀旅程。每次讀到真正享受的小說總會有這樣的病症呢,哈哈!真的很感謝采青寫出這麼美麗的故事,由衷感謝!

    p.s. 如果有續集當然也很棒,期待也好奇還能有什麼樣的故事發展!不過即使讓劇情就停留在僅此一本,也是無憾,因為它真的是個好美好美的故事。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