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大眾小說,還活著嗎?

臥斧碎夢大道(倪采青攝)

臥斧為讀者簽《碎夢大道》2014.5.22

梅雨季節,陰雨紛紛的一個夜裡,采青到紀州庵文學森林參加臥斧的「自己的世界自己寫──《碎夢大道》及華文大眾小說的創作與編輯」講座。

讀冊生活辦了不少講座,我都搜過一輪,之所以選擇參加這一場,是因為臥斧身兼小說家和編輯雙重身分,還橫跨純文學和大眾小說的領域,對本土小說作者的處境想必有深入的理解,我想他的說法應該會很有參考價值。

在這場講座中,臥斧深談了純文學和大眾小說的創作,以他新出版的小說創作《碎夢大道》為例。一切都好,正是我想聽的,一小時感覺飛速就過了。臥斧對純文學和大眾小說的評論相當中肯,沒有露出任何純文學家對大眾小說的不屑樣(我以前碰過這種事),也沒露出大眾小說家對純文學的不爽樣(我以前也看過這種事),他就是笑笑的,很坦然地說明兩種文學類型的不同,以及他為什麼選擇創作大眾小說。我欣賞這樣的態度,整場聽得猛點頭。

為了證明所言非虛,請出目擊證人。

倪采青參加臥斧講座直點頭

臥斧說了一句話讓我特別感動──「自己的土地自己寫」。他呼籲在場的出版同業多為華文大眾小說出一把力。在我看來,這是可貴又可愛的情操。

問答時間,我舉手問臥斧,他身為編輯的選稿標準是什麼。他的答案令我心中「啊哈」一聲,像是點亮了燈泡,印證了我先前的理解。我為寫投稿教學書遍訪出版界的過程中,幾乎所有編輯都說,來稿若前幾章平淡的話,就很糟糕。其實臥斧人算好的,他還會看前幾章,有些編輯只看第一章,不行就掰了。

最後要說,我最近成天往外跑,聽講座,跟以前的行徑很不一樣。出門前家人看外面又黑又雨,皺著眉頭問:「這場有很重要嗎?」不過我去了之後很慶幸,還好有冒雨去。

突然有些感慨,這是一個25%翻譯書占去70%暢銷榜的時代,這是本土作家險中求生的時代,這是出版社想要支持本土創作卻可能被銷售量擊垮的時代。我想起版權代理人譚光磊的一席話,詳細的用詞我沒記下來,不過印象中大意是說,現在本土創作似乎偏兩極化,不是看幾頁就看不懂、不想看,就是看完之後就……這樣。故事精彩又有深度的本土小說在哪裡呢?今日《碎夢大道》做了一次平衡表演的嘗試,提醒了我們華文大眾小說還活著。我打算在下次網路書店購書時購入觀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華文創作。

.

19 thoughts on “華文大眾小說,還活著嗎?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大眾小說在這邊定義不太一樣。英美將小說粗分為literary(文學小說)、mainstream(主流小說)和genre(類型)。文學小說等同台灣的純文學,主流小說就是臥斧所謂的大眾小說,類型小說就是像言情、推理、武俠、科幻這一類,輕小說大體算是類型小說(可能有部分例外)。
      這裡指的大眾小說是比純文學通俗,但可以打破類型小說的框架,自成一格,不受限制。我想到的例子有日本的湊佳苗和山崎豐子,及臺灣的侯文詠。這類型的作品在臺灣的比例不多是真的。

      Reply
      1. comet

        我不懂為何現在全台灣的華文小說疑似只剩下輕小說蓬勃發展,純文學、一般的大眾文學極少,台灣的閱讀層低齡化,大學生以上的人都不喜歡看華文小說,以至於出版社只願意出輕小說,是一個令人很憂心的大問題。

        Reply
  1. f14mp5

    看到最後一句,想起今年參觀台北書展逛到馥林的攤位時,有向《双河灣》雜誌編輯建議未來辦「書名金句」時,或許可增加拿書名白痴造句項目評選,也鼓勵製作此造句的人,去像是PTT網路討論區的笑話版宣傳,帶動書本能見度甚至銷量。
    (附註:本人就是搞這種事)

    Reply
  2. Bran

    記得中學時好喜歡楊小雲, 蕭颯, 大學後喜歡張大春, 我自覺自己算是很賣力的支持台灣作家了, 直到現在, 每隔一陣子, 我還是會瀏覽一下最近有什麼新的台灣作家的小說, 但結果就如譚光磊所說的一樣….

    Reply
  3. 舞夏

    倪采青老師您好:
    您好,我是舞夏,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鼓起勇氣留言給老師您。
    我是從《變身暢銷小說家》開始關注老師的,也默默在追老師網站的更新,老師的這本書讓正在創作小說的我獲益良多,感覺就像真的有一位老師在我面前面對面教學一樣,其實發這留言主要只是想說一句──謝謝老師的指導。
    另外有個小感言,就是關於台灣出版社對創作者持有的態度問題。
    從春天沒幫已簽約作家出書還硬抓著其版權,讓作者花費好幾個月才把版權要回來,到威向不經作者同意就販售其作品的外文翻譯版到國外,再到耕林未經封面繪師同意就擅自搬用其繪畫作品到別的作品封面上。
    還有明日工作室為縮小經營不顧已簽約作家的權益解約又裁員,以及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鮮網事件。
    因為個人所讀科系是設計類群,現職也是學生,從以前到現在都覺得台灣對於創作者而言一直是個不算友善的環境,我開始寫小說後,也是一路看著上面那些風風雨雨寫到現在,即使我現在深陷鮮網的事件也依舊沒有因此放棄寫作和繪圖,但卻也因為這一路走來讓人難過的事情太多而有些迷網了。
    迷網的同時,我也正不斷提醒自己最初開始寫作的初衷是什麼,以讓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我有點好奇──倪采青老師是怎麼看待現在台灣的創作環境?以及出版業界對創作者的態度?

    Reply
  4. April

    看了樓上的文章,不禁覺得出版社對作家的不忠態度比出版作品泄銷還要來得可怕。
    我本身是馬來西亞人,對於馬來西亞境內的中文書出版情況,我本身是這麼看的。
    就馬來西亞約六百萬的華人人口,一來國人的閱讀率偏低(來自全國性的調查,即同時也包含了其他種族),
    二來政府偏向支持土著(即馬來文)文學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馬華文學界除非自力更生否則別無他法。
    再加上馬來西亞的中文書市場不及中國和台灣大,創作市場受限,書店賣的就中國和台灣的進口書佔了絕大比例。
    目前在馬華文學的積極發展下有見好轉,然而這次我卻覺得在創作類型上受限了。
    可能是近年來政府在中小學生之間鼓勵多培養閱讀興趣,
    抑或是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看些適合他們年紀,又對他們身心比較有益的書,
    所以兒童和青少年小說市場近來頗起色,一進書店都會看到那一區總會有好一些兒童或少年少女拿起書便當場坐在地上閱讀,這是好現象。
    只要隨手翻翻那些小說,可以看得出不管是故事或文筆,內容實在是很健康。
    這對於愛構思壯烈 / 慘烈故事的我,總覺得這裡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大概也不適合我投稿吧……
    再來我覺得台灣出版的書看起來挺精緻的(就封面設計來說),
    而且創作類型範圍廣泛又自由,也比較容易引起注意,
    我本身是有意將來想向台灣出版社投稿的說,不過就目前台灣的出版界情況來看似乎很不樂觀,
    可是我不想就此放棄,不知采青姐有何建議?

    上文純粹是我個人的看法,不過確實是從報章和新聞專題報導中略知一二。

    Reply
  5. 4040

    請問老師座談會之類的活動可以怎麼知道
    如果沒有一直主動fllow的話
    有什麼大方向的關鍵字可以收尋嗎
    感謝!

    Reply
  6. 藍砂海

    本來想沈默潛水,但看到某樓忍不住發言。
    我也是個馬來西亞人,但書確實在台灣出啊!
    雖然經歷很多波折,現在也混不好,但終究還是出版了。
    所以某樓上請加油啊!

    另外,我也鼓起勇氣問問采青姐,一般我們看到的歐美青少年小說,像是尼爾蓋曼的墓園之書、雷克萊爾頓的波西傑克森、菲利普普爾曼的黑暗元素三部曲等等,是屬於literary還是genre?看了說明感覺是genre,但有些網站似乎歸類為children literary?
    非常感謝解答!

    Reply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文類其實是人為界定的,越深入探究,就會發覺界定越模糊,有時甚至很奇怪。剛才不小心撞見臺灣作家吳明益的《複眼人》被歸在類型小說之下,但此書實在不像。就連史蒂芬金2014最新作品竟同時被歸入純文學和類型小說類,太奇怪了。
      關於你的疑問,Amazon網路書店把科幻奇幻類小說歸到children’s books之下,所以凡是有科幻奇幻元素的書全都會被歸到children’s books。實際上,許多成人都會看科幻奇幻小說,若單純以文體來看,它們應較偏向genre的範疇。
      題外話,mainstream通常不像類型小說那麼好賣,譬如JK羅琳的《臨時空缺》就是典型的mainstream小說。它不像奇幻、科幻這些類型小說有既定的讀者群,也不是高深到純文學領域,是中間難以歸類的路線,幸好JK羅琳名聲響,才有辦法賣出那麼多本。《複眼人》在我眼中也挺mainstream的。

      Reply
  7. 楊貴妃

    楊貴妃路過此地看到此文很有感觸,我本人只是屬於網路創作文字者。
    對於目前台灣的文壇趨勢,華文創作可以發揮的巿場是格局較小。而近期本土作家雖然沒有像以早期的作家有地域觀念,但目前無論是輕文學,小眾文學或推理文學等等,並不輸給那些資深作家。即使他們是新生代的一群也並代表沒有深度,由於網路興起每人所接觸的現代文學都有不一樣人,事,物,而華文作家也因此有不同年代的文學創作,這對創作者也是一種考驗。
    新生代雖然是和網路一起長大,不過少數者還是會有鄉土的文學創作,這就要看創作者有無用心去找資料,找古早人的所有背景與趨勢。
    另則翻譯書雖然在巿場佔有一定的比率,不過若以年輕讀者的需求,台灣本土作家還是有一定的銷售巿場,那就要看創作者是否對文學的熱誠夠不夠,在內容方面加以細訴個人觀念,以上所是我個人的觀點,並沒有輕視本土作家的意思。

    Reply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謝謝分享。
      文中看不出有輕視本土作家的意思呀,反而覺得您是讚許新生代作者。
      我見過一些嚴肅作家好生氣現在的文體轉變,謂之淺薄,但我覺得,文體改變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是都是難以抵擋的趨勢。民國初年胡適提出白話文運動,受到一些文言文學者的猛烈抨擊,但到如今,文言文還有多少人在用呢?──我試著讓自己用這樣的眼光看待新生代的網路創作,提醒自己要跟得上時代。

      Reply
  8. 黑皮

    話說我本來以為自己是哈日族
    因為幾乎拿到日本人寫的小說
    翻開來都覺得很好讀
    反過來是華人寫的就很三極:
    一意境太高看了昏去
    二內容好讀不想重讀
    三讚高興作者是華人
    恰好臥斧被我歸在第三類
    既然這篇講的是華文大眾小說
    那我想在這裡推薦幾個作者
    吳柳蓓 、神小風(新人)
    張維中 (生活系)
    紀蔚然(第三類)
    killer 、紫曜日(輕小說)
    李維菁 、胡淑雯(偏純文學)
    AD 、祐希(女同志小說)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