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告急》書評

蜜月告急(倪采青書評)

《蜜月告急》書評——千萬別讓她圓房!

出國旅行時,再遠的航程、再多的轉機,對我一向都不是問題,只要手上有書。相反地,如果手上沒書,等二十分鐘都難熬。也因此,我出國保養品可以不帶,衣服可以少帶,相機充電器可以忘記帶,就是書一定寧多勿少。

選擇帶出國的書有學問。因為旅行中的閱讀時間零零碎碎,不適合看太「硬」的書,例如資訊龐雜的歷史偵探小說,稍不專心就會跟不下去,你會「蛤?現在是進展到哪裡?」此外,也不適合懸疑過強的小說,以免對最後召集廣播充耳不聞,錯過了班機,但懸疑不夠強卻也不行,至少該有足量的娛樂性,不然書的吸引力敵不過免稅店,回到家才發覺帶書只是徒增行囊重量。那麼,輕薄如八卦雜誌的呢?感覺有點沒營養。太沈重的書更糟,會打壞旅行好心情。基於這種種理由,英國都會小說家蘇菲‧金索拉的作品一向是我喜歡帶出國的選擇,它夠「軟」,夠娛樂,它夠輕鬆,但絕不輕薄。你會掛念書中劇情,並且能隨時隨地銜接劇情。也許你曾聽過《購物狂的異想世界》,這正是金索拉搬上好萊塢大螢幕的代表作,不過,《我的A級祕密》《家事女神》《還記得我嗎?》《1920魔幻女孩》《真愛通話中》都得到了更高的書評讚譽。

《蜜月告急》是金索拉的最新作品,憑著她以往出書能夠空降英國暢銷榜的本事,此書自然令人期待。故事由一對姊妹以第一人稱輪流敘述而成。

妹妹洛蒂滿心以為男友理查就要求婚了,不料理查只是想問她要不要一起去旅行,洛蒂氣極之下,與理查分手。就在這個微妙的時間點,她十八歲的初戀情人班忽然與她聯絡,兩人迅速重燃愛火(精確來說,是慾火),閃電結婚,飛往兩人當年定情的希臘小島度蜜月。

另一方面,姊姊費莉絲正在經歷一場折磨的離婚訴訟,帶著一個行為偏差的兒子,她深深體悟到婚姻失敗會造成一輩子的創傷,更熟知洛蒂的壞習慣──每當失戀就會鑄下人生的大錯。洛蒂先前已經有在腳踝刺青、買下昂貴公寓、在私密部位穿洞發炎與加入宗教團體被騙錢的前科,這回居然是嫁給一個十五年沒見的男人?這怎麼行?放任她繼續下去,很快她就會跟自己一樣,帶著個拖油瓶,跟前夫打一場痛苦綿延的離婚官司,這怎麼行?

費莉絲一向長姐若母。她運用自己身為旅遊雜誌編輯的優勢,打越洋電話命令洛蒂度蜜月的飯店經理阻止兩人圓房,因為這樣才能訴請婚姻無效。「不惜一切代價!」她大喊:「不惜一切代價!」

飯店經理受到利誘──誰不希望被發行全球六十五個國家的知名旅遊雜誌以專文報導說他這位萬能的貴賓服務經理是「飯店最珍貴的資產」──遂答應了這項艱鉅任務,想出各種手法阻止洛蒂圓房,隨著時間推進,手法越來越離譜。

費莉絲本人則帶著兒子,趕下一班飛機要去希臘阻止洛蒂犯下人生最遺憾的錯誤,不料竟然跟理查在機場巧遇。原來理查跟洛蒂分手後,滿心懊悔,決心回頭向洛蒂表白。這下事情不知該如何收場了……

《蜜月告急》全書輕鬆流暢,雖然採用兩位主角輪流敘述,不過劇情連接得極通順,絲毫無中斷之感。

對我來說,費莉絲是值得投射情感的人物,她離婚的創痛可以理解,保護妹妹的動機良善,小缺點無傷大雅,基本上我們不太會質疑她。洛蒂我就預期會激發讀者的兩極反應了,類似《購物狂的異想世界》的購物狂麗貝卡,兩人都有過人的樂觀,以致於產生自欺欺人的傾向,只不過麗貝卡是執迷於購物,洛蒂是執迷於圓房,她腦內直想著: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將是第一個為性飢渴而亡的人。書中大概有一半篇幅在寫她如何渴望和班圓房。這製造出強烈、近乎漫畫式的荒謬笑料,讓我聯想到《冰原歷險記》電影中那隻老是吃不到橡實卻異常執著的史前松鼠。

男主角在女性小說裡向來是重要元素。洛蒂的兩位對象,理查和班,前者是中規中矩的媒體分析師,後者是超帥的紙業第二代,兩人都各有優缺點,中間一度也許妳會不太確定誰才是真命天子,那位真命天子有時候的表現坦白說不算可愛,不過既然後來另一位慘遭抹黑,洛蒂情歸何處就是自然而然的結果了。

在西洋小說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成長,《蜜月告急》大抵做到了。無論是費莉絲、洛蒂,甚或費莉絲的愛情支線羅肯,到結局都產生頓悟與改變,不過,以金索拉可以達到的水準,《蜜月告急》並不是她催足馬力來深入探討議題的一部作品,她似乎採取了更「輕」的筆法,試圖以走馬燈式的幽默笑料來娛樂讀者,造就一場荒誕的鬧劇,絲毫不沾嚴肅。看完之後,我們最多是思考「要是身邊的人即將犯下人生錯誤,該不該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她?」然後便微笑喝茶吧。

此書在好讀網獲得3.30顆星評價,亞馬遜三顆半星。它不費腦力,適合度假休閒式閱讀。

 

文/倪采青(2014.08《双河彎閱讀文學誌》第75期)

.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