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女巫》書評

尼爾女巫(倪采青書評)

《尼爾女巫》書評——令人著迷的黑暗童話

「哇,好久沒有那麼投入一個故事了。」看完《尼爾女巫》之後,我不禁讚嘆。

《尼爾女巫》是英國小說家維多莉亞‧舒瓦(Victoria Schwab)所撰的黑暗童話。舒瓦剛過二十七歲生日,從小對童話故事和鄉野奇譚著迷萬分,在大學時代轉系六次,要不是有最後一學期不能轉系的規定,她差點要轉第七次。出社會後改行無數次,從百貨公司櫃員、廚師到狗保母,跳得有夠遠,唯有對童話的熱愛始終不變。現在的她,成為全職說書人。

臺灣讀者對舒瓦的印象應是《歷史檔案館》《歷史檔案館2:惡夢》,此兩書在好讀網獲得4.05和4.41的超級好評。對一位出道僅三年的作家而言,無疑表示在文壇已占有一席之地。《尼爾女巫》成書於《歷史檔案館》之前,是舒瓦在二○一一年發表的處女作。

處女作有時意味著青澀,但對舒瓦來說顯然不是如此。《尼爾女巫》故事場景發生在一個叫做尼爾的小鎮,此鎮如同心圓狀向外擴展,直到某個邊緣上與荒原交界。鎮民平時絕不敢涉足荒原一步,只因「尼爾女巫」的神秘傳說流傳散布,鎮民對女巫驚懼萬分。

故事以一種神秘詩意、隱約幽微的態勢序幕,猶如紗簾緩緩揭開。蕾西每晚將「尼爾女巫」當睡前故事說給五歲的妹妹小吟聽。這晚,她在如低語般的風聲中照例說著故事時,瞥見窗外出現一位陌生男孩。這太不可思議,尼爾這封閉小鎮從來沒有陌生人。

隔天,陌生人果然造成全鎮議論紛紛。身為小鎮守護者的叔叔奧圖揚言要搜捕這位陌生人,他並懷疑是住在小鎮邊緣的兩位老女巫索恩姊妹窩藏陌生人。

蕾西雖是女流,但徹底遺傳到父親的勇敢無懼與搜捕天賦。在鎮民一致認為女巫都是壞人時,唯有蕾西願意親近索恩姊妹。她當即前往索恩姊妹處,確定陌生人的確躲在那邊,但陌生人隱藏技巧高超,她沒見到他人影。

再隔一天,鎮上有位小男孩失蹤了,彷彿半夜裡憑空消失,沒有留下一點蹤跡。

鎮民自然懷疑到陌生人頭上。

儘管奧圖強力要求蕾西像個女孩乖乖待在家裡,蕾西仍將此事視為己任,偷偷溜出去找尋男孩失蹤的線索,這回終於在索恩姊妹家逮到陌生人。奇異的是,這位陌生人纖瘦冰冷,空洞迷惘,好似隨時會變透明,消逝在風中,但她直覺相信他不是壞人。她為他取了「柯爾(Cole)」這個名字,這是「煤炭 (Coal)」的諧音,意思是他的頭髮和眼睛黑得像煤炭,但陌生人不喜歡這名字。

隨後,小鎮的孩童失蹤案越演越烈,每晚都多一位孩童失蹤。柯爾首當其衝,成為替罪羔羊,唯有蕾西知道他不是兇手,因為在她半夜偷溜出去找尋線索時,柯爾都在旁協助。柯爾似乎有種神秘天賦,可以洞悉極其微細的線索,但他如風一般神秘,絕口不提過去。是的,他瞞著蕾西一樁祕密,蕾西是到後來才知道他為什麼不喜歡「柯爾」這個名字。

為了柯爾,為了破案,蕾西無懼「尼爾女巫」傳說,縱身荒原。情節就在鎮民對柯爾的殘忍獵捕,以及蕾西與柯爾攜手破案之中,洶湧而上,讓你一頁接著一頁,不由自主跟著主角的情緒起伏,推上高峰。

《尼爾女巫》全書是由蕾西為第一人稱「我」敘事。情節緊湊,逐日敘述,是會讓你想一口氣看到完的那種精彩小說。我大概會這麼形容:《尼爾女巫》是一半童話,一半愛情。童話如鄉野傳奇,神秘灰暗;愛情如青綠梅酒,酸甜感人。

舒瓦創造出兩位討喜的主角。蕾西在某種程度上讓我想起《飢餓遊戲》的凱妮絲,兩人都聰明勇敢,巾幗不讓鬚眉,連背景都十分相仿,喪父、母親消沈、有個小妹妹,兩人為了保護妹妹皆願意付出一切。

柯爾倒是相對陰柔。你很難想像這樣一位纖弱、空洞,幾乎像是半透明灰色的男孩擔任男主角,相對於蕾西的青梅竹馬泰勒那種粗魯武勇,柯爾幾乎像是一縷幽魂,然而,這造就了一種難以抹滅的特色,當你逐步知悉他的過往,了解他的力量,認知開始反轉,你會越來越愛他。

鎮民的形貌也堪稱突出。小小鎮上有猥瑣奸詐者,固執守舊者,無知驚懼者,大智若愚者,更有適時覺醒助蕾西一臂之力者,簡直可以當成一本鎮民面面觀。這不只是童話,更書寫了人性。

詩意的文字是我對《尼爾女巫》另一個不得不提的印象。書中充滿豐富的聲光意象,形容風聲呼嘯、小鎮景觀、民眾容色,及孩童唱著女巫之歌玩轉圈圈遊戲,這些細節構築出一個具體可見的如真世界。對白也絲毫不含糊,會讓你相信世上真有這麼一個尼爾鎮。

《尼爾女巫》我唯一覺得疑惑的是書腰上的文案「如果保護某人的唯一方法,是永遠失去他,妳是否願意?」我看完還是不覺得劇中曾發生過這條情節,所幸,這不影響作品的優秀。《尼爾女巫》在好讀網三千七百多筆評價中獲得3.79顆星,說句悄悄話,它在我心中的表現不止於此。

文/倪采青(2014.08《双河彎閱讀文學誌》第77期)

.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