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奇幻遊

北海道,奇幻遊

【聯合報‧繽紛版‧電影當你導遊】北海道,奇幻遊 2014.5.12
/倪采青

曾以《告白》驚艷文壇的日本作家湊佳苗,前不久又有一部小說改編為電影的《往復書簡》上映了。拿到首映票的我,興致勃勃衝去看,出來時倒是面色沈重,彷彿全身濕漉漉的。《往復書簡》演一位圖書館員收到她昔日學生的犯案通知,迫使她回頭拜訪二十年前教過的六位學生,這六位學生全都因為當年的一樁溺斃意外,被陰霾籠罩至今。隨著情節逐步推展,意外的真相逐漸浮到水面上。

電影畫面中,北海道陰暗的雲朵、洶湧的海潮、崢嶸的岩石,配上盪氣迴腸的交響樂曲,令電影瀰漫著一種乍似低潮實則澎湃的情緒氛圍。走出電影院時,眾人皆沈靜著。

往復書簡電影海報

前陣子在一場社團聚會中,我和幾位朋友團團圍坐,分享想達成的夢想。朋友們有志一同旅遊列入夢想中,北海道是熱門景點之一,我卻是少數沒把旅遊列入夢想的人,可能是因為常有出國機會的緣故,北海道我就去過兩次,夏天、秋天各一次。

如果朋友看過《往復書簡》的話,我想他們預期中的北海道大概不是這樣子吧。

北海道的夏天是花海聖地──不對,說花海還不夠傳神,應該說是「花田」才對。北海道人把不同顏色的花卉分區栽種為一條一條的結構,看起來像歐洲國家的旗幟,既井然有序,又風情萬種,我徜徉其中而流連忘返。

薰衣草是北海道盛產之花,花田旁邊就有一個簡易的精油蒸餾亭,將薰衣草現摘下來,新鮮蒸餾,陣陣馨香飄送而來。另一端是冰淇淋攤位,販賣淡紫色的薰衣草冰淇淋,一時之間全團旅者紛紛掏出荷包,管它天氣冷不冷。

另一次是深秋時節,花海熄燈,紅葉上場,仍是美得懾人。此時的饕客行程一定安排了帝王蟹吃到飽,看到手腳被綁起來還大如足球的帝王蟹如軍隊般排開,我立刻拿起相機拍下為證,事後很後悔沒有找人入鏡,因為沒有「比例尺」無法顯出帝王蟹的雄壯。我只能向任何看到那張照片的朋友舉手保證,真的很大隻。

已經忘了是哪一次,我的確瞥見過一眼《往復書簡》中那洶湧如潮的北海道。當時我們的飯店就在海邊,餐廳推門出去就可以迎向海風。那時白天算暖和(所以我想應該是夏天那一次吧),我穿著短袖,瞧見餐廳門外有一群人湊熱鬧地聚著,我在結束用餐後,不由得拎著手上的戰利品(一盞陶瓷精油擴香小夜燈)跟過去瞧瞧,推門出去立刻被狂暴的海風吹得涼颼颼,連忙回身罩上外套,再重新出去。

哇,原來是一大群海鷗在海面上飛舞。有人不知餵了海鷗什麼食物,海鷗就結隊湧上,在眾人的頭頂飛舞著討食,發出嘎──嘎──的叫聲,好像餓了一整年似的。

最喜歡動物行程的我很自然就鑽到人群的前方,同樣喜愛動物的妹妹此時已經遞上食物給我。風勢猛烈,把我的長髮吹得像群魔亂舞。大海潮拍上岩石碎成雪花狀,竟能遙遙灑上我的臉上身上,令人望之心驚,聞之膽寒。

我一伸手出去,海鷗迫不及待啄上我的手。怎麼沒人告訴過我這些海鷗攻勢這麼猛,我被啄得吃痛,另一手拎著的陶瓷小夜燈就掉到地上。

事隔數年,我還在用那盞小夜燈,它上面蜿蜒著一道細細的裂痕,就是那天造成的。就在撰文的此時,我望著小夜燈想,北海道呀,變幻莫測,別看它繁花似錦,其實是一個兼具溫柔與凶猛的奇幻之地。

.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