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書評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小說-倪采青書評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書評——堪稱佳作

自從《告白》以來,日本小說家湊佳苗成為電影改編的寵兒。新作《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同樣改編為電影,光看預告,震撼力十足。

編輯送我《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時,給了此書不錯的評價。我看過也附議,可讀性、娛樂性都屬上乘。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小說同樣是以湊佳苗的老招寫成,第一人稱輪流敘述。首先開場的是狩野里沙子,她打電話給她的記者男朋友,以震驚語氣提到「時雨谷殺人事件」,死者正是里沙子任職的化妝品公司同事三木典子,身中十幾刀後被淋柴油棄屍。在里沙子的口中,三木典子是內外皆美的好女人,宛如白雪公主一樣,怎麼可能有人想殺她?同事小滿卻堅稱是同公司的城野美姬行兇,因為城野美姬空有「美姬」之名,其實容色平庸,曾靠著高超廚藝與公司裡的萬人迷篠山聰史交往,卻終究敵不過美麗的典子。美姬在命案後以「母親生病」為由請假,失去音訊,更增嫌疑。

第二章就是小滿——滿島榮美——接受記者訪談。她進一步解釋美姬的行兇動機。美姬和典子同期進公司,美姬站在典子旁邊立刻黯淡無光,導致主管每每叫美姬泡茶,卻找典子端茶給客人,直到最後篠山聰史拋棄美姬,與典子交往,導致美姬憤而行兇。小滿並提到公司這陣子經常有東西失竊,美姬就是小偷,美姬的最終目標是要偷走典子的心愛之物(一對小提琴手兄弟的原子筆),先前所偷都只是聲東擊西的鋪陳。

第三位受訪的就是篠山聰史。聰史堅決否認曾與美姬交往過,但坦承與典子交往過,雖然典子後來跑去跟小提琴手交往,從此對聰史視若無睹。在聰史的口中,美姬是個詭異而一廂情願的女人。

第四位是同事小澤文晃,他曾在命案前目睹美姬慌張地跑去車站,但他不記得具體的時間。總體說來,他不認為兇手是美姬。

接下來,記者收到美姬的老同學來函,口徑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在老同學前谷美野里的信中,美姬是如此單純善良的女孩,且力氣弱小,不可能有能力把人拖進森林裡行兇。為了證實與篠山聰史交往並非美姬虛構,老同學舉證說篠山聰史喜歡人舔他腳趾頭中指和無名指之間。

然而,其他的同學卻說美姬有詛咒的魔力。中學時代凡是有人不順美姬的意,壞事就會降臨到頭上,包括一位擅長足球的男同學江藤慎吾把抹布踢到美姬頭上,事後就發生車禍,從此不能踢球。

不過,江藤慎吾卻說他車禍並非被詛咒,是因為腳踏車的煞車線斷掉,之後沒成為職業足球員是由於上了名校發覺自己實力不足。雖然他的確懷疑煞車線是美姬剪斷的。

記者接下來前往美姬的故鄉,訪問了村子裡的左鄰右舍及美姬的父母,挖出了美姬家中不堪的往事。在每個人的口中,美姬都是不一樣的人,令真相更加撲朔迷離。

最後,美姬出來現身說法,劇情陡地往另一個方向拐過去,得到峰迴路轉的結局。以白字摘出如下,欲窺結局者請自行反白選取觀看。

城野美姬沒有在公司偷竊,也沒有詛咒或剪掉江藤慎吾的煞車線,她表面上不肯原諒江藤把抹布踢到她頭上,只是因為她暗戀他。她確實曾與篠山聰史交往過,但她沒有嫉妒三木典子,即使三木典子搶走篠山聰史,她也沒有懷恨。但是,當三木典子發現她最愛的是小提琴手兄弟,竟然二度將小提琴兄弟奪走,一下說要送她超難買的演奏會票券,一下又說把票討回來,將她玩弄於股掌之間。里沙子慫恿她把演奏會的票奪過來,由里沙子讓典子吃感冒藥,再灌酒,美姬再說要開車送典子去車站,趁典子在車中睡著時,把票拿走。誰知道美姬到了演奏會,正要與小提琴手握手時,小提琴手竟然昏厥跌下樓梯。美姬不曉得此事是否由己造成,心慌意亂地找個旅館躲了起來,隔天就出現了典子遭殺害的新聞,她便一直躲到現在,直到看到電視新聞播出新聞,確定狩野里沙子才是真兇。正文到此完畢,附錄的報導揭露原來狩野里沙子就是公司的小偷,被典子知悉真相,典子數度暗示要去告發,命案當日里沙子看見典子睡在車上,於是藉機殺人滅口。

結局到此戛然而止,有驚奇感,人性險惡就這樣諷刺地攤在陽光下。書中不曾交代狩野里沙子的內心世界,只是透過側面報導及里沙子為了誘導偵辦方向而寫來抹黑美姬的的部落格文章,來供我們想像她內心的黑暗。

最後八十四頁是日本通訊軟體「曼瑪羅」上的對話紀錄,以及相關報導的結集。這一部分算是湊佳苗的新壯舉。曼瑪羅仿照電腦形式,報導排版成雜誌形式,營造出逼真感,值得稱許。(我不禁想起《夢遊祕境的女孩》也該這樣做才是。)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中,我看見湊佳苗的進步,這回不太有第一人稱敘述口氣相似導致混淆的問題,唯一的小困擾就是曼瑪羅跟報導附錄在書末,必須翻到書末去找,中斷閱讀,內容卻不見得對劇情有影響。如果拆散移到每章中間,閱讀應會更流暢。總體來說無傷大雅,仍是值得閱讀的一本佳作。

.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