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lessing in Disguise

台大外文系校友會謝師宴20140927

照片由Gray Tan提供

日前接到Gray Tan邀請,原來我們的母校台大外文系要舉辦系友會暨謝師宴。Gray交遊廣闊,我想說他一定會罩我,便欣然報名,事後才看見他留言哭叫說半個人都不認識,我差點沒嚇歪了嘴,不過既已報名,反悔失禮,只好忐忑前往。

那是類似「近鄉情卻」的情緒,揣度自己在系上屬於邊緣人,根本沒幾個熟朋友,也沒特別與教授往來,臨行前都還不知道去那裡要幹嘛,可是彷彿天注定,我那原本很難騰出的時間與很難抽身的俗務,竟然都在那個時段有人幫我接手,好像不去都不行。

到了現場,瞥見久違的教授,我忽然明白今天我出現在這裡的意義了。人群中有兩位教授,馬上觸發了我的回憶。不管她們認不認得我,我都非得跟她們說謝謝不可。

史嘉琳教授是我進外文系的主要動機。在我當年還是個不知道要念什麼科系的高中生時,某年暑假跑去參加台大外文營,其中一堂課正是史嘉琳老師過來教發音。當時我驚為天人,茅塞頓開,原來連你以為最簡單的What’s your name,要發出正統音調都有學問在其中。What不是一般人會唸的「花特」,而是「挖特」,前頭不吐氣的。Name不是把嘴巴張得越大越好,要先唸成像內褲的「內」,嘴巴再閉起來。經過史教授一堂課的調教,每位高中生都把這句話說得跟土生土長美國人一樣標準了。就是這堂課啟發我對外文系的仰慕,外文系教授實在太強了,我有沒有榮幸成為她的學生呢?後來熱血填了外文系,心裡大喊:「史老師,我來了!」

進了外文系後,我發覺學長姐提到史教授時,有人會面露懼色。原來史教授教學嚴謹,修她的課不能打混,但是套上一位學長說的話:「如果你認真上她的課,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我盡可能選修史教授的課。對我來說,史教授教學嚴謹,卻不嚴苛,掌握得剛剛好。我一路受她啟蒙,考進語言所,尤其愛語音學,當時打算畢生投入語言研究,很大一部分熱情是受她激發。雖然後來沒能繼續學術之路,但她教學認真的形象,已成為我心中的完美楷模。

胥嘉陵教授則是我另一部分熱情的來源。當時在她門下修社會語言學,課程實在太有趣,往往笑聲不斷,我每次課前都睜亮期待的眼睛。胥教授為人直爽熱情,給人母性溫暖之感。平時上課我也許不是特別會令她記住的學生,但我一直好想當面向她說聲謝謝,因為在我研究所學業出事之際,曾跑到她的研究室哭訴,這份情我從未忘記,我猜她碰到這樣一坐下來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學生也很難忘記吧。果然,胥教授不記得我的名字,但是當我一提此事,她馬上想起大驚道:「那是妳嗎?」

哈哈,那就是我。

胥教授謙稱:「哎喲,我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要靠妳自己度過去。」但其實她幫的忙可大了,她的存在讓我相信,學術界不盡然都是黑暗的,仍然有許多遵守學術倫理、為學生著想的教授在崗位上長期奉獻著呀。這樣的認知消解了我無數怨憤,這樣的忙還不夠大?

知道了我現在的發展,胥教授和我都同意當年那件慘劇其實是a blessing in disguise(塞翁失馬)。

然後,現場還有種奇怪現象,大家都聲稱自己是那不起眼的。Gray說自己「與系上很疏離」,我說自己是「邊緣人」,隔壁被我拉去的Wendy說自己是「醜小鴨」,她更拉住我的手說:「我那時候都覺得像妳這樣的人(中略一大段溢美之詞)怎麼會願意跟我做朋友?」

我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我……我才覺得妳是英文好、很有思想又很酷的人,那時候還覺得奇怪,妳怎麼會跟我做朋友?」

原來當時的我們都小看自己了。

我們討論起那些公認屬於全系聚光燈中心的最酷的同學,令人想不透的是,他們都沒有出現。再談到我們這一屆最近常在媒體上出現的美女法國料理主廚,她還在口語課坐在我旁邊時,我私心將她定位在中規中矩宜室宜家之良家婦女,完全沒發現她有這麼強大的一面,但她現在是如此出類拔萃了。

願大家都綻放屬於自己的光芒。

.

7 thoughts on “A Blessing in Disguise

  1. Sebas

    史嘉琳教授我知道,我有在網路上看過她的視頻,中文講得比台灣人還好!

    Reply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我點進去懷念了一下老師的課,強烈鼓勵大家來看看這視頻的第25分鐘,就能一窺為何所有人都這麼讚嘆她的中文了。XD
        學語言學,熱情沒有到達某種程度,很容易睡著沒錯,看視頻更容易,不怪你。:D

        Reply
  2. f14mp5

    所以這是前輩對外語系招生困難現象,所作回應文?
    另外今天在聯合報繽紛版看到前輩的作品嚕,再想到前輩能就讀台大,看來「做事情一定要懂方法」是沒錯~~

    Reply
  3. 老學姊

    哇!我幾乎可以想像到胥嘉陵老師大聲驚呼的模樣XDD(N年前的導師!她真的是一位教學認真又關心學生的好老師)
    話說當年入學時,耳聞史嘉琳老師的嚴厲,我看到「大一作文」教師姓名「胥嘉陵」,白目地以為胥老師也是外國人,一踏進教室看到黑髮黃皮膚的老師,反倒嚇得以為自己走錯教室了~~~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