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油越爆,我越高興

羊毛記(倪采青書評)

聯合報副刊「青春名人堂」2014.11.11
作者/倪采青

上週飛往德國,十三小時的漫長航程,我帶了本小說低頭猛看,老公探頭問我為何不看機上電影,我說我正在看呀。

我沒唬他。我看的是未來的電影。《羊毛記》未來真的會改編為強檔電影呀。當時我看的是《羊毛記》前傳,正看到一個橋段敘述主角不想再服抑制記憶的藥丸,偷偷把藥丸含在口腔,喝水假裝有吞下,再伺機把藥丸吐出來。沒想到,過了許久才有人告知他,藥不是在藥丸裡,是在水中,原來他的努力都是枉然。一時之間,戲劇張力十足。

不知怎地,我卻是悲哀地想到,有許多人在不知情中吃毒已經吃很久了。

臺灣最近籠罩在食安風暴中,從塑化劑、毒澱粉、黑心油,問題接連爆。當主婦購買知名品牌的油品,以為沒問題,不料也中標時,就好像那個自以為沒吃到藥其實根本就有的可憐主角。

不過,當大家氣急敗壞時,我反而很高興。當然不是高興食安亂象紛呈,而是高興大家終於注意到這些問題了,不然哪,無論我如何苦口婆心,親友依然會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也就不過在兩年前,我在親戚家中,他們打算去買隔壁新開的炸杏鮑菇。我說我不用,親戚們滿臉不解,表情彷彿在說:「真掃興。」我只好上前解釋:「杏鮑菇很好,問題是油。蔬菜經過高溫油炸後,營養已經流失得差不多,這還沒關係,重點是你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油。」

本來是好意想告訴他們一些健康概念,不過我錯了,經過這番剖白後,氣氛更冷了。

此事令我赫然明白原來不是每個人都樂於知道他吃的東西可能有問題。從此以後我學會把滿肚子的健康概念往心裡藏,要講之前一定先觀察,只要對方沒對食安話題顯露出一絲興趣,我也就縫緊嘴巴,不掃他的興。

但是現在不同了。一提到食品安全,大家都敏感得像受驚的老鼠,再也不勞我出言勸說了。我大可翹起二郎腿,仰頭歇息。

現在呢,儘管大家都還在皺眉頭,我願意往正面看。問題要先浮出來才能解決,就像洗水溝一樣,得先撈起髒污,經歷一段臭味瀰漫的陣痛期,方能清乾淨。黑心油寧可爆出來,總比潛藏下去不曉得多少年來得好,您說是吧?

.

4 thoughts on “黑心油越爆,我越高興

  1. Viola

    看了您這篇報導,讓我很想分享一個故事,一個發生在我們家的真實故事。

    去年年中家裡開了間早餐店(現已歇業),不同於一般的美X美模式,我們以自製的烘焙早餐為賣點,真正自己進麵粉,揉麵團;所有醬料都從源頭做起,比如班尼迪克蛋的荷蘭醬,我們使用新鮮蛋黃和奶油,加入一點現擠檸檬汁,以及鹽糖調味,過程中沒有加入化學增稠劑,沒有加入防腐劑。

    興許是那裡的住戶多有長年旅居國外的經驗,也經常在家中下廚,很多住附近的爸爸媽媽,吃了一次,就知道我們的東西是真正的食物,不是購買速成粉來泡,也不是購買果醬包來使用,更不是”叫”來的「手工麵包」。那半年裡,很多住在國外的住戶,回國後發現這間新開的早餐店,吃過了都說他們終於吃到了用心,都說這些是在台灣很難吃到的味道,紛紛給予我們鼓勵。

    但是開店就跟創作一樣,有人會給你支持鼓勵,也有人會給予批評指教。只是在經歷了學習何謂健康的、真正「正常」的麵包與食物後,我們對於大部分的批評都感到灰心。不是因為客人覺得不好吃而灰心,而是許多人根本分不出食物應該有的「味道」是什麼。

    先別說原料是老闆--也就是我哥哥--親自到各工廠或店面視察,上網和看書蒐集相關資料,盡力確保原料與所有食材成份有替顧客把關,成本貴到一個不行。大部分的顧客都已經吃習慣麥XX的瑪芬堡,嫌我們的瑪芬不夠「Q」、沒有味道,嫌我們的麵包碰到醬汁會軟掉,嫌我們從牛肉開始製作的漢堡排吃到牛筋,嫌我們的馬鈴薯泥不夠香。

    如同聽見讚美會感動一樣,聽見這樣的批評我多想流淚。可知道正常的麵包,若無添加香精、糖精,或者是乳X琳等等化學食品,是不會散發所謂「大街小巷都聞的到的濃郁麵包香」;可知道許多漢堡排是包含了不知道何種部位的肉,經過機器絞碎後,加入少許化學劑,跟著送貨車到店家,店家再加熱送到你面前的;可知道有一種馬鈴薯泥粉,在經過加水加熱邊攪拌後,就會做出類似如同I*EA的奶香馬鈴薯泥……

    更傷心的是,沒有人在乎這100塊上下的早餐,每份都是真正現點現做,多數人只在乎「視覺效果」。他們看見一份95的班尼迪克蛋,只有一個塔(含自製比司吉、肉品、水波蛋、荷蘭醬),以及一個馬鈴薯泥(每天從一顆馬鈴薯煮到爛,再加入少許鹽巴提味),只覺得「這麼少?怎麼會等那麼久?怎麼那麼貴?」,於是草草結束那份我們精心製作的餐點,帶著不滿足的表情離開了。

    類似這樣的情況,幾乎每天都上演。當然,支持我們的常客還是有的,只是我們敵不過這市場規則,最終入不敷出,只好收店。

    是在投入這件事後我才開始忌諱在外用餐,甚至害怕到所謂的「美式餐廳」用餐。因為你曾經親手去製作那些東西,用盡所有自然方法就是無法達成那樣子的「完美」,便知道其中的真相會令你恐懼。甚至有曾開過麵包店的人告訴我們,不要傻了,就算是專賣麵包的麵包坊,絕大部分還是有添加防腐劑。

    台灣人對於食安問題還不夠警覺,問題就在於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什麼是「食物」,他們以為烹調只是一種興趣,但它卻在我們生活中不時的滲入我們的身體裡。就好像他們認為寫作是一種興趣,因此文筆好不好跟國民素養沒關係一樣。

    唉,真是不好意思,一時情緒激動,就說了那麼多。只是看見您所分享的,讓我更加心有戚戚焉。

    Reply
  2. 倪采青 Post author

    謝謝您的分享,看了我感觸頗深,現在要外食到純天然的食物,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p.s. 馬鈴薯泥粉,有嚇到我…..以後不敢吃了。

    Reply
  3. Viola

    其實我們也是去美國友人家中,看見他們的“製作過程”才知道@@說真的吃下去就是以往習慣的馬鈴薯泥味
    瞬間會讓人腳底涼到頭頂,因為不知道吃多少下去了
    所幸現在越來越多媽媽會在家裡做麵包做早餐
    唉,甚至有人覺得餿水油事件爆發,換掉餿水油的許多餐點竟覺得沒以前好吃
    真的是讓人頭皮發麻…

    Reply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現在食品工業真是嚇人。我也曾到美國友人家中,看到他們做的蛋糕,也是用粉下去調一調,進烤箱烘烤一下就好了。>_<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