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痴狂

【聯合報‧繽紛版】2015.4.28
文/倪采青

德國作家徐四金享譽國際的《香水》,電影上映不覺已九年。當時我慕名觀賞,赫然見到屠女萃香、群交食人等諸番駭人聽聞之情節。我悚然一驚:「居然是變態片?」雖然當時不敢說出口,我怕旁邊的文青朋友笑我不懂欣賞藝術。

電影中敘述主角為了製作香水的痴狂行徑,當時我以為太離譜,不過,現在想來,倒不是不能理解,因為我們每個人難道都沒有那麼一分痴狂嗎?

就拿我來說好了,我是個創作狂。當我還有閒暇寫長篇小說時,是每一字每一句都雕琢再三,修修改改、修修改改,一直到付印前都還在修改,儘管知道這樣會增加出版社的作業負擔,還是忍不住要修改。

近來走入育兒生活,生活形態已難從事長篇文學的寫作,創作魂竟因此峰迴路轉地導入了跟《香水》一樣的領域──我開始會趁小孩睡著時,深夜起身製作香水。

這是個很奇怪的嗜好我知道。原本只是想用天然植物梳理自己的身心,燃香嫌麻煩,擴香只能限於家中,於是動了自行研發芳香噴霧的念頭,這才明白調香果然是一條不歸路,也再度見識到自己的執迷。

譬如,堅持香料不可以採用化學合成的香精,只能用純天然精油。溶劑也必須是純天然,不可添加乳化劑、定香劑、防腐劑和色素,但是要能維持一年以上有效期。

調香不能漫無目的,要有前中後味,香調要和諧,還要能達到特定的功效,外觀更不可以難看──天知道我跟白色混濁狀的香水奮戰了多久才讓它變透明。

就算上述一切都達成了,能不能用低成本達到?

最後,能不能做出連嬰幼兒都能放心使用的作品?

同一款芳香噴霧,我以不同比例做出好幾個版本,找許多人試聞,聞到後來他們根本分不出細微差異,我仍心心念念以為世上必有一個完美比例。

那天我又做出四個版本給十人投票,豈料票數幾乎不分軒輊。我自己最滿意的,有人討厭;我以為會被淘汰的,幾個男生就是喜歡。

忽然頓悟:也許並沒有所謂完美的比例。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那麼,何需執著那多一滴、少一滴?

.

※後記:采青在寫這篇文章時,尚未「靈性出櫃」。其實本文所述的芳香噴霧,就是後來上市的心靈噴霧品牌「瓶裝陽光」。

 

.

2 thoughts on “香水痴狂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