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黑之心

《闇黑之心》書評──文壇最弱勢的超能英雄

自從《飢餓遊戲》《羊毛記》《分歧者》《移動迷宮》《記憶傳承人》《傳奇》等反烏托邦科幻小說勢力大崛起以來,我對反烏托邦小說的態度已從最初的耳目一新,到現在的沈潛反思。尤其是在大量閱讀之後,我已能像歸納羅曼史一樣歸納出反烏托邦的套路,不禁思考,這個文類到底還能寫出什麼新意?

所以,當《闇黑之心》來到我手上時,我心裡對於它是否能另闢蹊徑,多少有些存疑。

就著宵夜,展開閱讀。很不錯,《闇黑之心》故事第一頁便丟出一個懸疑。女主角露碧在改造營拔草時,擴音機響起專門懲罰超能少年的高頻音波,露碧不敵音浪襲擊,當場昏厥。

這個開頭成功引起讀者興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情節轉而交代一切始末。就在不久以後的美國,孩童間流行一種「青春退化症」,爆發大規模猝死潮。倖存的孩童,竟都是身具超能力者,這些超能力把大人給嚇壞了,於是大人把這些孩童關到改造營中,以顏色分類管理──紅色是能燃燒物體者、橘色是能心控旁人者、黃色是能散放電力者、藍色是能移動物體者、綠色是有超高智力者──對於最危險的紅橘黃三類,政府甚至加以集體撲殺。

露碧被抓進集中營時,對自身能力懵懵懂懂,遑論運用超能力。她只知道自己有時碰觸他人時能進入他人的回憶裡,弄不好時會把別人對她的記憶連根拔除。她就是這樣讓自己最好的朋友變回陌生人的。在進入集中營的分類程序時,她在連自己都不知怎麼搞的情況下,成功瞞騙過集中營,讓旁人以為她是綠印者,因此逃過被撲殺的命運。

但是,這份幸運總有用完的一天。這天讓露碧昏厥的高頻音波,其實是特別用來偵測紅橘黃三類的特製音波,枉費露碧活到十六歲,這下終於露餡了。所幸,救治露碧的女醫師凱特是來自專門救助遭迫害的超能孩童的「兒童聯盟」成員,在凱特的安排下,露碧成功脫逃,不料,馬上又墜入另一個深淵。露碧無意間進入凱特心識,發覺所謂的「兒童聯盟」其實只是假照顧孩童之名,行利用之實。

露碧得知內情,當機立斷,再度脫逃。脫逃過程中,碰到幾位同為越獄成功的三位超能孩童:黃印者小雀、藍印者連恩與查布。在這種隨時可能被士兵捉回處決的險峻情勢中,沒人能輕易相信別人。儘管露碧嚮往這三人堅定的友誼,不由自主想照顧小雀、親近連恩,成為他們的一份子,然而查布看出自稱是綠印者的露碧其實在隱藏些什麼,堅決不想讓她同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患難之後,露碧逐漸揭露自己的真面貌,這四個人、八隻手才慢慢牽在一起,一起去東河尋找一位叫「滑溜小子」的首領,據說這滑溜小子有通天本領,不僅是極少數倖存的橘印者,還能幫所有超能孩童找到失散的父母。

四人對滑溜小子心嚮往之,卻不知道,在東河等著他們的,完全不是他們想像之中的情形……

在我最初看來,《闇黑之心》有點類似《分歧者》,都是由政府把孩童分類,且不容許某些異類存在。儘管這種設定不算革命性的新,至少「超能孩童」這個題材具有吸引力,而具有超能力者還成為社會上的最受欺壓族群,更是顛覆設定。

人物塑造是我特別欣賞的部分。露碧在最初極力害怕自身的能力,只怕一碰觸到自己心愛的人,會把自己在對方的記憶中連根拔除。她認為自己是不值得愛的怪胎,是個壞蛋,絲毫不知自身能力在開發之後能有多麼高強。相反的,連恩是那個高喊越獄的領導者。查布是慢熟卻忠誠的朋友。小雀是飽受創傷以致於再也不說話的可憐女孩。滑溜小子更是令人驚訝連連,為了你的閱讀樂趣,我不能透露他的來歷,只能說,他的姓是「格雷」,讀來真的有那麼一點《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況味,是全書的一個亮點。

雖然,對於《闇黑之心》,我並非毫無疑問。對露碧能力的描寫時而令人困惑,她最害怕的事情似乎小到難以成立,收尾略嫌匆促,最後那兩個大轉折我毫不費力就猜中,不過我必須承認,這是一本讀過之後很難不繼續讀完的書。就在閱讀《闇黑之心》的過程中,我正逢忙碌,閱讀每每被中斷,分了一兩週才讀完。這種情況下,如果書的精彩度不夠強,放著放著,很可能就淡忘了。幸好《闇黑之心》在這方面是高分過關,這幾天內我無論怎麼忙,心裡仍然記掛著它。

《闇黑之心》在好讀網(Goodreads.com)已累積五萬兩千多筆評價,獲得平均四點三星的高分,第二部和第三部的評價甚至節節高昇。第一部很聰明地收尾在最震撼處,接著我純閱讀第二三部的劇情介紹,已可預測後頭鐵定有好戲。作者亞莉珊卓‧布拉肯有五年出版業經驗,現為專職作家,果真有兩把刷子。整體來說,娛樂性相當不錯,我能夠理解福斯影業買下改編權的理由,期待見到它躍上大螢幕。

文/倪采青(2015.07《双河彎閱讀文學誌》第86期)

.

4 thoughts on “《闇黑之心》書評

  1. 其實進擊的巨人也是反烏托邦,反烏托邦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封閉世界(不同形式的封閉)。

  2. 反鳥托邦重要元素之一封閉世界。

    另外,很多作者試圖加入不同元素到反鳥托邦小說裡,增加小說新鮮感。
    起點人-加入偵探元素
    提靈女王-社會倒退到類似中世紀
    松林異境-加入懸疑及恐佈
    絕境三部曲-加入對抗異變生物以及不同文化衝突
    試煉者- 加入考試

  3. 其實這種反烏托邦小說,早在日本的大逃殺出現過了。更早的先不提……當時還被當成爭議作看待,現在西方開始流行起這種文風,竟然有簡介打出什麼繼飢餓遊戲或分歧者、超越或首次看到之類的話,果然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哪?其實依個人淺見,東方在於文學創新一直走的比較前面。像是臺灣流行言情好幾年,歐美才出現把言情拿來創作的劇本。畢竟國外有翻拍電影的本錢……對於那些辛辛苦苦想表達作品深度卻比不上打著烏托邦名號實則在灑愛情狗血的作家,我還真是深深抱不平啊。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