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天的約定》書評

十四14天的約定書評

《14天的約定》書評──如何墜入情網?

如果你在深夜的台北市,遇到一位被政府要求遷離的老宅居民。他拿著手槍指著自己的頭,因負擔不起龐大的經濟壓力而打算扣扳機自殺,你會怎麼做?

都柏林的克莉絲汀選擇上前勸說。居民握著手槍,邊說邊揮舞,克莉絲汀強忍趴下來閃躲的衝動,努力安撫他。有一度她成功哄得居民放下手槍,但是就在即將可以放鬆的當頭,她不曉得自己說了怎樣的一句話,居民拾起手槍,射穿了自己的頭顱。

這件事讓克莉絲汀大受震撼。她決定停止假裝,想要誠實對待自己,於是她回到家,把老公貝瑞叫醒,告訴他兩人的婚姻已經結束了。

這個決定讓身邊所有的人都不諒解。貝瑞沒有做什麼錯事,雖然他面對離婚的反應是大吼大叫、窮追猛打、幾至騷擾,不過至少在離婚前他是個正常的丈夫。

然而,克莉絲汀的厄運還沒結束,情迷於各類《如何……》教學書的她,隔天在辦公室不小心把《如何解雇員工的六個訣竅》掉到她最得力的秘書腳旁,惹得秘書奪門而出,現在全辦公室的人都不理她了。

想想看,如果你是克莉絲汀,在這樣的倒楣運中,走在大街上,又看到一個男人想要跳橋,你會怎麼做?

克莉絲汀何其熱心,宛如補償似地,她這回加倍努力上前挽救那個男人的性命。她緊緊從後面抱住他,向他保證一切都會改變。男人設下這個保證的期限,就是他下次的生日,他要看她能如何能在生日前說服他,否則他保證會再度自殺。

算算,那是短短十四天後。

克莉絲汀這才發現自己與這為名叫亞當的男人許下性命交關的約定。為了不讓憾事重演,她班都不上了,住到亞當的旅館監視他。晚上不敢闔眼,只怕他從陽台跳下去、用剃刀割腕或拿著吹風機沖澡。

亞當又俊又壯又滿頭金髮,為什麼要自殺呢?克莉絲汀殷切探問。原來是因為他深愛的女友與他最好的朋友搞上,癌症末期的父親又強迫他離開他最愛的直昇機救援工作、回家接下他並不想要的跨國企業。克莉絲汀毅然承諾會幫助他在十四天內追回女友、解套事業。

以上是愛爾蘭作家西西莉雅˙艾亨《14天的約定》前五分之一的情節。說到這位作家,總不免提一下她是愛爾蘭前總理之女,但是她的創作水準有目共睹,絕對不是靠爸一族。曾經改編電影的《PS,我愛妳》就是出自她之手,她的《我一直都在》也改編成電影《真愛繞圈圈》。創作生涯中,她曾獲得許多獎項,作品已暢銷全球四十八個國家,超過一千五百萬冊。

《14天的約定》原文書名是《How to Fall in Love(如何墜入情網)》,克莉絲汀便是各類《如何……》書的忠實書迷,書中每一章節名稱都以「如何」開頭。最初,克莉絲汀按照書中所言,一步一步帶著亞當重新拾回人生的樂趣。但是,書中所說真的都對嗎?這樣做真的是最好的嗎?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將得到許多反思。

男主角亞當的設定既傳統卻又不傳統。金髮俊帥的肌肉男,家擁知名企業,雖是傳統羅曼史男主角設定,但是他苦於人生泥沼,想要自殺,被女主角拯救,這是不傳統,因此《14天的約定》已與羅曼史脫鉤,而踏入都會小說的類別。女性意識抬頭一向是西西莉雅˙艾亨的創作基調,她筆下的女主角即使一開始倒楣弱勢,最終定將拾回人生的掌控權。

克莉絲汀就是這樣一位可愛的主角。儘管她自己的人生瀕臨崩解,仍想當別人的救火隊,左抓右攬,代替別人做了好多事情。這樣熱心近乎雞婆的主角,在西洋文學中並不多見。基本上你很難討厭她。

人們說小說總是充滿離奇巧合,《14天的約定》亦是如此,不過它巧妙地將離奇化為可信。如果你不相信有人會在短短幾天內在街上遇到兩名自殺者,小說開頭就以「人們說落雷不會重複打中同一個地方──才怪。」來闡述女主角對此事的不可置信,一經點出,這個不可置信反而淡化了。而即使你不能理解有人會為了街上遇到的陌生人貢獻十四天,朝夕不離,工作都不做了,不過作者在開頭加入克莉絲汀遇到居民自殺的橋段,使她抱持創傷,這一切行動便成為合理的彌補。

後面的劇情不難猜想。十四天朝夕相處,克莉絲汀如同原文書名一樣,漸漸「墜入情網」。這使她陷入難解的習題──如果幫亞當追回女友,她將生不如死;如果不幫亞當追回女友,亞當就會自殺。如果是妳,妳又會怎麼做呢?

《14天的約定》在好讀網獲得超越四星的好評。可讀性過關,精采度中上,節奏適中,有改編電影的潛力。這本書並不只書寫一位剛離婚的熱心女與想自殺的富二代之戀,它書寫了一個現代女子的整體生活,包括她失敗的婚姻、她的家族、她的工作、她的友誼,以及她讓那名想自殺的居民扣下板機之後的傷痛與療癒。最終結局讀者倒是不必太擔心,看完是會微笑的。

 

文/倪采青(2015.09《双河彎閱讀文學誌》第88期)

.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