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殺機》書評

《倒數殺機》書評──從頭到尾,絕無冷場

當高寶出版的編輯邀我推薦《倒數殺機》,我說我非常忙,頂多寫個短篇臉書文,不寫長篇部落文。說得斬釘截鐵,如果寫了就要自斷手腳似的。

最後我還是寫了這麼長的部落文,不是編輯塞我錢,都要怪胡安.高美,他寫得太好看了。

「胡安.高美」是你今年一定要記住的名字。這位西班牙國家級暢銷作家,同時是紐約時報暢銷冠軍作家,先前在台灣有代表作《與上帝契約》《上帝的間諜》《背叛者的徽章》系列作品中文版問世,當時我也掛名推薦,推薦語是這樣寫的:

國際級的水準。閱讀過程中,我不斷浮現電影畫面。

這次閱讀的《倒數殺機》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說《上帝的間諜》是讓我知道他是位國際水準的作家,《倒數殺機》讓我讀得渾然忘我,完全把評語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就是想一直看下去。

《倒數殺機》起始,主角大衛.艾凡斯自稱被關在死囚區已經一千八百二十三天、十一個小時又十二分鐘。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要救她女兒,在所不惜。即使重來一次,他也願意。

故事旋即回溯到讓他被丟進大牢的那一連串事件。大衛原來是位頂尖腦神經外科醫師,在華盛頓一間高級私人醫院任職。喪妻,獨自撫養一個七歲女兒。某天,他回到家,家中空無一人,女兒最心愛的杯子打破了,保母房間空蕩蕩的,彷彿打包行李走人。到底發生什麼事?他連忙打九一一,不可能佔線的九一一竟然持續佔線,怎麼打都打不通。

大衛抱著一線希望,開車衝到岳父母家找人,沒有。此時他的手機傳來簡訊:「離開那裡,大衛。不准報警。」

大衛依著簡訊指示,回到家中,在地下室找到保母被塑膠膜裹起來的屍體。再依簡訊到餐廳與主謀者「懷特先生」會面。懷特先生用iPad讓大衛看見女兒被關在狹小封閉地洞中的畫面,要求大衛不准讓下一個上他手術臺的人活著離開,而女兒地洞裡的氧氣存量剛好只夠讓大衛動完下一場手術。

下一個上大衛手術臺的人,是美國總統。

胡安.高美在前50頁就拋出這一連串的震撼彈。儘管開頭我們已知大衛會被丟進大牢,然而作家對大衛的描寫十分令人動容。他總是與營利優先的上司對槓,堅持醫治付不起醫藥費的市井小民,即使是幫派份子也不例外。如今他必須在拯救女兒與濟世活人的誓言中做選擇,更何況他還尚未從喪妻的哀傷中走出,這些描繪使我們難以不對大衛產生認同感。

懷特先生是個以將人逼到絕境為樂的心理變態。大衛只不過是他長期以來未嘗敗績的「心理折磨實驗」中的其中一位受試者。這使得大衛與懷特之間的角力,像走鋼索一樣令人捏把冷汗。

劇情高潮一波接著一波,應該說隨時都是高潮。隨著大衛向擔任祕勤祖探員的亡妻妹妹凱特求助,劇情變成大衛與凱特分線進行,兩人之間的情感更為書豐富了一個層次。書中對腦神經醫學的碰觸恰如其分,剛好在讓人信服又不致於太深奧的界線,拿捏完美平衡。

《倒數殺機》一直到最後七頁,劇情才收束了結。我很驚訝自己居然會為一篇早就知道結果的小說看到倒數第七頁還如此入迷。結局轉折又是一個驚喜,跡近完美。

這麼說吧,雖然主角的確被關進大牢,也住了不短的時間,但是讀完的心情會是滿足的。

「胡安.高美」──我已經牢牢記住這個名字,你也應該要。

 

..

2 thoughts on “《倒數殺機》書評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