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匙小姐不矜持》試閱(三)

老爸會拿那句話堵我,全都是雞蛋惹的禍。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 智慧財產權
當我還是個喜歡搞街頭運動的大學生時,特別愛去南昌路上的菸酒公賣局砸雞蛋。官商勾結的官僚系統沒有被我破壞,雞蛋卻破了很多。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 ∣謝絕轉載∣請尊 重智慧財產權
「草菅人命!」某個豔陽高照的午後,我氣呼呼地擲出第八顆雞蛋,蛋殼爆炸在一位路人的額頭上,他遭了個好大的池魚之殃。蛋液在他額頭上閃亮閃亮的,險些蒸熟了。
rose 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我趕緊送上面紙,他卻自己掏出了一條素淨的白手帕,一邊擦,一邊望著慘遭蛋殼蹂躪的公賣局巴洛克廊柱,不解地問道:「妳為什麼要破壞古蹟?」
rosenovel. 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那個人就是觀元,一位很俊美的男人,有個完美而高昂的額頭,跟他追求完美的個性一樣。我們在那幢紅色古蹟的圓頂下,發生一場激辯,我說香菸在台灣每年害死兩萬人,造成五百億的經濟損失,他怎能無動於衷?他說這些菸酒產業官商勾結由來已久,與其對抗官僚,何不省下這些雞蛋和口水,拿去捐給無依老人。我氣得又砸他一顆雞蛋──這次是存心的──並罵他鄉愿。他反而笑了。然後他的臉在我面前被風吹散了、吹散了。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 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我赫然驚醒,而赫然發現自己在睡夢中淚濕絲枕。信手抓起鬧鐘,指在午夜三點整。我非常不樂意地承認,素來自詡為「不倒翁」的鄭昭陽,想要請一天失戀假。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 智慧財產權
我永遠不會忘記,大學那段時光猶如貝多芬澎湃激昂的《熱情》奏鳴曲,直到遇上觀元才十指離鍵驟然終止。在我們交往一週年時,他壓著我的肩頭說:「妳這些年來的抗爭就像蜻蜓撼樹,什麼時候成功過?只有自己茁壯了,茁壯成一個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才能實際做些改造。妳父親給妳這麼龐大的資源,妳可以善用它,何苦在街頭獨自摸索?」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 ∣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所以我進入了企業。他,卻走了。
rosenovel.pixnet .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他的離開彷彿抽走了我的脊髓。我承認,在動念想破壞鷹準時,其實是想破壞我自己。觀元是盞明亮溫存的燈,我是一隻飛蛾,燈滅,飛蛾就失了方向,朝荒山野火撲去。
rosenovel.p ixnet.net版權所有∣謝 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我後來還是沒有請失戀假,因為不想為一個爛男人減少收入。我裝得很好,益正沒人發現我的異樣──除了明莉發現我追起貨來更加火爆。
roseno vel.pixnet.net版權所有 ∣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如此過了行屍走肉的七日療傷期之後,我踏著黑高跟鞋,站在矗立如山的鷹準大廈外,牆面一整片反光黑玻璃透出詭密,像是個巨大的黑色墓碑。
rosenovel.pixn 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嗨,我找劉……劉什麼的,你們的人資經理。」我對總機小姐說。
rosenovel.pixne t.net版權所有∣謝 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總機小姐長得尚稱甜美,平平板板的表情卻讓我以為進了公家機關。她用下巴叫我去十九樓,我叩叩叩小跑步進電梯,電梯裡竟然沒有鏡子,活像監獄。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 尊重智慧 財產權
十九樓是頂樓,下望敦化南路的林蔭大道,前望台北101。可是,窗戶透光不良,日光燈照得辦公室內二三十個人都死白著臉,沒有人抬頭看我。我剛要出口的「嗨」頓時收了回來,跟一群僵屍似乎不必打招呼。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 權
我被領入了會客室,只有一張亮黑色長方桌,與一盆硬梆梆的假棕櫚樹。五分鐘後,出來一位膚色棕黑、高顴骨的中年男子,他的臉型讓我聯想到六角龜殼花。交換了名片,喔對,他說過他叫劉毅豐。
r osenovel.pixnet.net版 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他一見到我,眉心明顯皺了起來,低頭參詳手邊的資料,用滿腹疑竇的口氣問:「妳是那位在益正從業務專員做起,業績連續兩年掛帥,然後到大陸工廠實習一年,輪調了研發部、稽核部、採購部,回台灣之後一路升遷到副理的鄭昭陽鄭小姐嗎?」
rosenovel.p 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嗯哼。有什麼不對嗎?」
rosenovel.pixn 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 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他搔搔下巴,有些勉為其難地說:「不好意思,我之前沒留意到妳的年齡資料。這履歷看起來……太完美。」其實他想說的應該是:「妳這麼年輕,憑什麼?」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 重智慧財產權
我不自覺摸了摸後腦的髮包,應該已經紮得很老氣了才是,沒想到履歷一端出去還是露餡了。我趕忙挺起胸膛,裝出一副老成的樣子,答道:「我是益正的重點培訓幹部。老闆給我機會,我把握住了。」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 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那妳為什麼願意離開?」
rosenovel.pixnet.n 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因為久仰林鷹董事長的大名。」這我倒沒說謊,真的是久仰這人渣的大名,「鷹準、信美和益正在二十幾年前同期創業,最後是鷹準的營業額最大,員工數是信美和益正加起來的總和,可見林董一定有過人之處。」
rosenov 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劉毅豐緩下了臉,似乎對我對業界的熟悉度很滿意,「妳跟益正的董事長熟嗎?」
rosenovel.pixnet.net 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熟。」張董,我從小叫他張伯伯長大的呀。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 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他嘴角揚起了,「未來如果有需要,方便提供情報嗎?」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 產權
這是個關鍵問題,如果同意出賣老東家,依老爸灌輸給我的的價值觀是絕對不錄取,但是鷹準呢,應該相反。
rosenovel .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沒問題。」我賭下去。
rosenovel.pixnet.net版權所有∣謝絕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