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vs.純文學

采青想談這件事很久了,事實上從我在2006年開始創作的那一刻起就意識到這件事的存在,一直拖到四年後的今天才談,因為這件事太多人吵過,充滿太多意識型態,無異容易引發爭執的話題地雷,而我向來不願讓這塊精心維護的小園地裡沾染烏煙瘴氣。
但是,今天,我準備好一談了,因為我嗅到了時代的大風向已經站到我(們)這一邊了。

小說類型

采青曾經為逢甲大學演講製作了這樣一張投影片,為的是讓寫作者看看自己的定位。出版界通常會把小說分成兩端。一端是純文學,一端是大眾小說,也就是通俗小說。

臺灣的純文學作家通常會出現在九歌、爾雅、洪範、印刻和聯合文學這五間出版社。大眾小說下面則分出許多不同文類,每種文類又有數間至數十間出版社在經營,族繁不及備載。依出版量而言,臺灣本土的純文學長篇小說一年約數十本,大眾小說約三四千本。依銷售量而言,大眾小說普遍賣得比較好(詳見我在《2009博客來「出版社銷售排行榜」》的分析)──這些是純粹的事實。

接下來要講意識型態了。請注意,意識型態和藍綠對決一樣,永遠吵個沒完。以下是描述文壇普遍存在的現象,不代表我的意見。
rosenovel.pixnet.net著作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著作權法。
純文學通常會被貼上「小眾」、「菁英」等標籤,寫純文學會被視為「作家」。
rosenovel.pixnet.net著作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著作權法。
大眾小說會被批評為「公式」、「媚俗」,寫大眾小說易被貶為「不入流」。
rosenovel.pixnet.net著作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著作權法。
為什麼會這樣?
rosenovel.pixnet.net著作權所有,謝絕轉載,請尊重著作權法。
如果說純文學的出版量是涓涓細流,大眾小說就是大瀑布;如果說純文學的銷售佔領了學術的殿堂,大眾小說才是主宰了平民百姓的閱讀,為什麼會抬不起頭來?以致於金庸被學者批「難登大雅之堂」,蔡智恆因聽出出版大老認為「我沒有把你當作家」的弦外之音而感到受辱1,史蒂芬‧金被耶魯大學教授罵「根本不是個好作家」2

難道應驗了那句老話:文人相輕,自古皆然?

根據出版觀察家Zen的《從角川輕小說獎看臺灣發展出版/動漫產業鍊的瓶頸》一文,可以窺知臺灣的評論圈長期歧視大眾文學,少數的文化菁英掌握了藝文評論的權力。這也許解釋了為何真正的出版「主流」反而被斥為「不入流」。

回歸到寫作本質而論,就采青的觀察,這兩種歧異導源於創作著眼點不同。

純文學作家著重於「人物」,對創作抱持較嚴肅的態度,講究文以載道、字斟句酌、藝術價值及主題深度,希冀於反映大時代、針砭時事或引發思考。

大眾小說作家著重於「情節」,講究刺激、精采、娛樂性,喜愛曲折離奇、感人肺腑、流暢易讀,簡言之就是要「好看」。

一個是有高格調理想的,一個是我只想說個好故事,自然會產生不同的創作行為。

純文學要獎項,大眾小說要票房。

當這兩種態度發揮到極致,都會發生問題。純文學曲高和寡、艱澀拗口、不知所云;大眾小說煽情狗血、文字粗劣、膚淺誇張。

事實上,這兩種文學並非無法溝通,偶爾我們也能見到如《傷心咖啡店之歌》的奇葩。采青甚至認為最能流傳百世的文學不是在兩個極端,而是「中間文學」,既有純文學的精緻深度,也保持大眾小說的精采易讀。

無論我們要稱它「通俗化的純文學」還是「精緻化的大眾小說」,能引起大眾共鳴才是作品流傳的關鍵──假如枯燥乏味,再有深度都沒人想看吧?──譬如《紅樓夢》、《湯姆歷險記》、《傲慢與偏見》都是精緻而通俗,《福爾摩斯》也通俗到不行,作者故世八十年還持續拍成電影。《金瓶梅》這本淫書更是別說了。近期翻譯文學推《追風箏的孩子》《風之影》。當代華文作家可以張曼娟為代表。若要類比到電影,非李安莫屬。

當然,推崇「中間文學」也是采青個人的意識型態。您不一定要贊同,但我還是分享一下經驗。

我任職教育界的朋友說,她的教授用中文寫論文,竟然能夠寫到她每個字都懂,但是意思完全看不懂。教授對此相當自滿。

我在塔羅牌界的朋友某天說,他寫了一篇教學文章,故意置入很少人知道的術語,顯得自己很厲害。

每當碰見這種事時,我心裡都會冒出這樣的話:

真正的大師不是把簡單的話說得高深的人,而是把高深的話說得簡單的人。

這就是「深入淺出」。

從一個人寫作的目的是要彰顯自己還是服務他人,就能窺知他的心性。

這樣的信念就造成了采青為什麼在學校受純文學訓練,畢業後卻選擇寫大眾小說,然而也不甘寫過於規範化的類型書系,而捨近求遠開拓一塊新文類。因為相信通俗可以不媚俗,有深度也可以不乏味。作者在追求表達真我的風骨時,也可以有體察讀者心意的雅量。

純文學作家也意識到「中間文學」的存在。許榮哲老師的文學啟蒙在於網路小說,卻因為受到寫作班老師灌輸網路小說不入流的觀念,而轉寫純文學3,然而他在建立文名之後,也朝著「有質感的大眾文學」來努力4。史蒂芬‧金更是大聲疾呼:「在所謂『通俗小說』與所謂『嚴肅文學』之間,建立起溝通的橋樑5。」

話說到這裡,采青也不能不承認曾為了這個信念吃足了苦頭。假如您想仿效,企圖寫沒人寫過的中間方向,很可能會在投稿時踢到鐵板(別說我沒警告過)。這是因為在純粹的創作層面之外,還有一隻大手的介入:出版社。

出版社和下游的通路所組成的產業鏈,力量恐怕要比創作者在圈內指鼻互貶大多了。是他們決定誰的作品可以印成鉛字,推送到社會大眾面前。

這些,請接續看下一篇專文:《出版社為何退你稿,即使你寫得很好》

● 延伸閱讀:灰鷹巢城:文學乎?通俗乎?
Copyright © 2010 倪采青 All rights reserved.

53 thoughts on “大眾小說vs.純文學

  1. haha

    任何文藝創作都會有類似的情況 電影就有這種情況發生 真正優秀的作品是能夠通俗與文學兼顧 不會發生衝突的
    像魔戒的電影 有票房 又能夠得獎
    中國四大名著 紅樓夢 西遊記 水滸傳 三國演義 西遊記 水滸傳 三國演義 是兼顧文學與通俗 紅樓夢是例外 比較有深度
    父子騎驢的故事 表現出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怎麼做都是會有人說不好 不用管別人的閒言閒語
    現在可以自費出版了 若是認為自己的作品好 根本不用管編輯怎麼想
    版主回覆:(02/17/2013 03:43:47 PM)
    沒錯。自費出版讓每個人都有發聲的自由。這真是這個時代最棒的事。^^

    Reply
  2. 永遠

    真是超推這篇的~
    我其實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大眾文學和純文學區分的這麼黑白分明,又互相指責,一直覺得這是件怪事。
    大眾就一定膚淺?純文學就一定看到夢周公?好和不好是由誰來介定的?誰又有資格介定?
    至於是不是作家?就更不需要藉由他人的嘴來肯定,這問題誰會比本人更清楚、更有資格說。
    版主回覆:(06/21/2010 04:36:42 AM)
    對。無論別人怎麼說,都要堅持創作的初衷。:)

    Reply
  3. 粉圓

    像我就很欣賞采青姊以”都會小說”的方向導向市場!
    這真的很棒 必竟 這樣類型的故事要親身出社會歷鍊 體驗 感悟 才有辦法寫的出來 不是一般學生隨便幻想架構出來的天馬行空故事 因為有它的專業性在 所以就突顯故事的深度 相對獨有性的成份就比較高 市場的價值馬上就區隔出來。
    “金匙小姐不矜持”的故事應該可以授權給台灣的電視偶像劇 我想只是還沒有人發現罷了!
    版主回覆:(06/21/2010 04:38:24 AM)
    滿多人跟采青提過《金匙小姐不矜持》適合改編偶像劇,希望能被相關人士發現囉。:D

    Reply
  4. cm2234

    我喜歡好讀又有深度學得到東西的書.
    譬如言情界的綠痕,刻畫都會愛情的張小嫻,魔幻愛情的深雪.
    非常純文學的書,讓我翻沒幾頁就睡著,可能是不夠聰明.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0:26 AM)
    我想這跟聰不聰明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看自己喜歡的書就好。:D

    Reply
  5. 譚劍

    甚麼純和俗的分類都是假的。小說只有好看不好看之分。
    「中間文學」的名稱不重要,我認同你的看法。
    加油!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2:58 AM)
    一起努力!

    Reply
  6. 退伍老兵

    從高中時起,我就愛閱讀
    但在那時代(民國六、七十年),書很少,錢更少
    後來,念軍校,有零用錢。就開始買書
    問題是,怎麼買?通常是買作家推薦的文學名著
    所以,買了很多志文出版社、新潮流出版社的翻譯小說
    一本接一本的讀
    但是,讀完後,完全沒感覺
    因此,有一陣子完全不再碰小說
    直到,有一次在看了某位中文作家的小說,欲罷不能時,才體會到閱讀不過是一種樂趣,何必在乎是不是文學名著呢?
    我現在選書的原則是,拿起一本書,隨便從其中一頁開始看,只要讓覺得流暢,就買。看完有感覺,就是好書。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1:08 AM)
    沒錯,書的好與不好最終還是要看個人感受來決定。無論一本書是得了諾貝爾獎還是銷售千萬本,假如無法讓自己產生共鳴,也是枉然。:)

    Reply
  7. 月下雪

    我覺得書就是要給人看的
    如果因為太深奧而沒人能看懂,那跟寫得很差的書根本沒兩樣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2:28 AM)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Reply
  8. 德麗子

    李白的靜夜思文字淺顯
    但傳了一千年
    還有
    也是族繁不及備載
    講網路文學不入流
    其實也是害怕文學在網路上會成了俗不可耐的東東

    聰明的人會把精典文學作品用電子書發行
    那這算不算網路文學呢?

    天下本無純俗文學之分
    唯有庸人自分之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3:22 AM)
    是的。白居易的詩也是淺顯易懂。相傳他寫完作品都會拿給老嫗看,確定連老嫗都看得懂,才會放心定稿。

    Reply
  9. tienchil

    我很喜歡倪大「深入淺出」的概念,但是我的想法有些不同,用最簡單的文字表現出最深層的意境,這個我最喜歡了!我還記得我高中國文老師上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時,念完整首詩後,老師說:「請告訴我,這首詩哪個字你在小學三年級以前不會寫的?寫詩就是這麼簡單,但是寫意境就是這麼難!」
    這也好比數學,算式寫出來要大家看得懂才叫成功的算式,算式寫出來大家看不懂那就作廢了。
    所以說,純文學可以很通俗,通俗小說也可以很文學,畢竟語言是大家「說的」不是嗎?把文學搞得像物理定律的才討人厭。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4:45 AM)
    我覺得您的想法跟我非常相同啊。^^

    Reply
  10. 花火

    這篇文看來好嚴肅啊~
    若說『文學』嘛,有個『學』字,本來就不太討好人,這就跟物理學、經濟學是同樣道理,但也會有樂在其中的人,看個人觀感。
    我也曾問過中文系的親友這個問題。
    以中文系學生來說,適合被教授用來做報告+考試+催眠+段考後即扔的書→文學。
    拿來消遣+心甘情願掏錢來買的書→大眾小說 (含輕小說)。
    PS: 當然,這只是部分人的言論,呵呵,並非所有人都適合念中文系的。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5:56 AM)
    這樣的區分簡單而直接。:D

    Reply
  11. AC007

    倪老師對於當代純文學與大眾文學的分析真的相當清晰。
    我曾經修過榮哲老師的創作課,課堂中亦稍有提到純文學與大眾文學的現狀。
    其實,我一直以為,純文學與大眾文學有一個時代的衍續性。在文學反應時代與文化的內涵下,以"優劣"方式去評斷似乎有點過了。
    舉例來說,樂府詩及元曲皆是從大眾走向主流,亦即從所謂文人口中的低俗與不入流而逐漸成為一時主要文創型式。即使是新詩的出現,也曾引起類似的爭論。
    而時至今日,又也誰對樂府,元曲,新詩等等文學地位置喙呢?
    每在接觸相關爭論,作為一個閱讀者,常感無奈感慨,今天倪老師的發表真是講到AC心坎兒去。
    版主回覆:(06/21/2010 04:46:46 AM)
    謝謝AC。看來無論哪個時代都會有文學類型的爭議,事過境遷後,歷史自會說明一切。:)

    Reply
  12. cherry

    「因為我嗅到了大時代的風向已經站到我們這一邊了。」采青這句話令人興奮異常阿!雖然我感覺不出風向的變化,但也是樂見其成的。
    回想求學時代看言情、奇幻小說或金庸的武俠小說,都得低調再低調,務求不被發現。
    曾經和同學討論喜歡的作家,我說「蝴蝶」,卻引來「那不是寫言情小說的嗎?」帶著異樣的語調,彷彿我是個醉生夢死的人。
    如果我回答是伏爾泰或杜斯妥也夫斯基之類的,或許才會被認為是個有深度的人吧!
    我個人認為區分大眾小說和純文學,最簡單的判斷就是暢銷與否,就算有的書很文學(不論是自己標榜的或別人評論的),只要它大賣、報章媒體爭相報導,很快也會被歸類到大眾文學;而不願淪為大眾的作家,只好拼命拆解,寫得愈難看懂愈好,一方面希望有人理解,一方面又享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快感。XD
    中間地帶大概是不存在的吧!如果有的話也只可能是暫時的,很快就會重新被定義而向下沉,但我們僅僅是這個時代的過客,若能看到一時交錯的輝煌也夠了。
    版主回覆:(06/22/2010 04:58:42 AM)
    很開心看到cherry的感想。
    金庸被文學教授批為不入流,後來還是被選入國文教材。如這般雅俗共賞的作品,就是吾人努力的目標了。^^

    Reply
  13. 倪大,那書店排行榜的兩區:文學類和非文學類是以純文學跟大眾小說來界定嗎?
    版主回覆:(06/22/2010 05:00:51 AM)
    倒不是這樣分。文學類包含純文學與大眾。非文學比較常是工具書(食譜、商業等)

    Reply
  14. diamanda

    說到了寫作的目的是為了彰顯自己或服務他人,我就想到一個今天的體悟。
    我覺得向讀者(銷售)靠攏的作者,比較像是在做「創意服務業」,選擇用創意的能力讓人感覺滿足。
    這樣本位思考少一點,當主管(出版社)要求要改內容的時候,挫折感可以小一點!
    版主回覆:(06/22/2010 05:07:48 AM)
    後面那句是很大的重點。以服務為著眼點,比較能放下「我執」,改稿時較不會有挫折感。XD

    Reply
  15. 看到采青的這篇文章,實在很好奇想問問,
    是什麼原因讓采青「嗅到時代的大風向已經站在我們這一邊」?
    我個人也支持大眾文學,小說的目的本就該帶來閱讀的樂趣,
    在下不才也曾差點出書,但與編輯的觀點差異過大而放棄。
    個人認為,新作家一直無法出頭,
    出版社與編輯過份強硬的主觀意見也要負點責任。
    幾間專出輕小說與奇幻文學的出版社,
    便有一套所謂「市場上期望的類型與內容」的說法,
    要求作者朝此方向修改,才有出書的機會。
    角川雖然大規模舉辦輕小說比賽,
    但對這些得獎者的後續宣傳也太嫌不足,
    市面上還是一整片日本翻譯作品,
    對提升國內寫作風氣似乎有限。
    但話說回來,讀者群過少才是令人灰心的因素,
    在下周遭有購書、閱讀習慣的朋友,百人之中不過三、四,
    要如何刺激國人閱讀習慣,
    在下認為這些出名的大作家應該盡些心力才是。
    版主回覆:(06/22/2010 05:08:31 AM)
    從暢銷書分佈、整體社會的商業傾向,及其他作家的動態所嗅到的。
    您說的沒有錯,編輯對「市場上期望的類型和內容」自有一套標準,這是他們在看遍銷售數據及與同業交流所得來的經驗,也許不是百分之百準確,但好像也沒有人比他們更專業了。相信無論是作者或編輯對作品所提出的意見都不會出於惡意,就是需要雙方的溝通來找到平衡點。:)
    一般而言,新人因為粉絲群尚未建立,編輯為了幫助作品暢銷,會要求作者改稿。在合作的前期,出版社的權力相對強勢,如果作者不配合,大不了不出,對出版社不會有損失。不過,一旦作者成名,到了「寫什麼都會暢銷」的地步,這時候形勢就反過來,編輯會退居二線,讓作家自由揮灑。
    這就造成了出版界的一種現象:成名作家比新人享有更大的創作自由度。
    希望大家都有「媳婦熬成婆」的一天。加油。:)

    Reply
  16. mochu

    侯文詠和張曼娟好像是純文學出身寫大眾文學.
    版主回覆:(06/22/2010 06:23:24 AM)
    可以這麼說。采青認為他們兩位前輩都算雅俗共賞的中間路線了。:)

    Reply
  17. 足球樂

    這其實讓我想到
    以前高中的時候,社會組的同學在某一段時間讀到的是古文明歷史
    當然考試也是考古文明,但是說真的,有全部讀熟的似乎不多
    後來她們向我透露,其實那時候做答寫得出來的幾乎都不是從課本上讀來的
    而是從一些有古文明背景的小說中得到的知識XD
    可見小說也是能傳遞知識的(當然前提是別亂改編)
    讀得下去的小說反而比枯燥的課本好太多
    版主回覆:(06/22/2010 06:18:29 AM)
    沒錯。留在腦中印象最深刻的往往是經典戲劇的劇情。XD

    Reply
  18. 丹尼爾

    這似乎有點像是星座專家與占星學家的愛恨情仇…
    各行各業好像都有這種專業與通俗的爭議
    版主回覆:(06/24/2010 12:50:18 AM)
    呵呵,說得正是!

    Reply
  19. kazushige

    采青提到了自費出版,我想請問:自費出版大約需要多大的經費?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版主回覆:(06/24/2010 12:50:37 AM)
    要能鋪貨到書局至少要印1000本,通常要十萬左右。但也有業者提供特惠專案僅需69000(規格較陽春),可洽詢「印書小舖」網站。

    Reply
  20. 居隱

    初次留言,請多指教~~
    之前在網路中逛到前輩您的部落格,也讀了《變身暢銷小說家》一書,雖然小弟我很少製作小說,但覺得您提的方法很實用,在此表示感謝。
    看了這篇文章後,想起之前因為文字工作不順,竟在Zen前輩的部落格,對反對商業化的文字工作者「杯酒灌頂」(最近研發的新成語),說起來真不好意思。
    因為人各有志,興趣與能力各有不同,各種類型文學當然可同時存在,服務不同讀者。只是部分類型作品的讀者較少或不適合高度商業化,維持收入不易,可能要用「倡導」方式希望社會支持。
    對了,最近在網路上討論得知有些人認為「創作不能教」,我對此在製作作品,認為「創作能教也不能教」。不知前輩您怎麼看待?
    版主回覆:(06/25/2010 01:03:56 AM)
    歡迎居隱。
    我認為基本原理可以教,但是作品的深度及個人的鍛鍊,是無法教的。

    Reply
  21. LWY

    版主啊,請問一 下:張愛玲和朱少麟屬於大眾文學作家還是純文學作家啊?
    版主回覆:(06/25/2010 12:59:05 AM)
    張是中間。朱在九歌出版社稍偏純文學,但采青認為她的作品也滿中間的。

    Reply
    1. 對學生而言,只要是課文,就是文學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出現在高中課文,當然只節錄一小部分,所以看得霧煞煞的。考試還考什麼月亮、野火花……的意象,老師上課還問女主角為何連說兩次「我懂得」,我真的不懂呀!在旅社看月亮那段,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很下流,男的房裡只看得到一半的月亮,問對方房裡看不看得到,分明就是打定主意要共度一夜,要嘛邀請人家來自己房裡,要嘛去她的房間,課文解析說什麼月亮模糊不確定,有著凶險的危機,真的看不出來呀!

      Reply
      1. 倪采青 Post author

        真無奈!象徵原本沒有正確答案,可惜既然是課文,考試時就只能照著所謂的「正確答案」選,儘管有時候作者原意不一定是那樣。

        Reply
  22. 夕照殘桐

    看了倪小姐的論述有以下兩點感想
    1.純文學與通俗文學的界線,在時間的流逝下通常會變得模糊不清,例如金瓶梅在當時是通俗到不行的小說,甚至作者羞於用自己的本名發表,但是在現代卻已經是屬於經典文學的一環。曾經看過一本小說,主角是從未來來的人,將台灣的一個言情小說家視為偶像及大師,就像我們回到清朝會極度崇拜曹雪芹一樣。所以中文系及台文所的大老們,請不要再看不起通俗文學,也不要認為只有純文學才值得研究。
    2.台灣的通俗文學界請多加油吧,如果常出入租書店的人就會發現,不管是奇幻、偵探、靈異等等的書類都已經被大陸的作家所佔領,根據我初步估距約占八成以上,唯一還有優勢的是言情小說,但是也快淪陷了,實在是前景堪憂。不是說大陸人寫的書不好看,而是真的太好看了,有很多的書不管是深度、廣度都有一定的水準,但是其中的文化底蘊與人文思考,卻與台灣的文化有著些許的落差,但是台灣閱讀這些通俗讀物的人絕對比閱讀純文學的人多很多,尤其是青少年。長此以往,真正屬於台灣本土文化的內容將消失殆盡,這算另一種文化侵略嗎?值得深思阿~~~
    版主回覆:(06/25/2010 12:56:49 AM)
    夕照殘桐提出的點確實值得深思。
    在租書店還有一種比較不為人知的現象,其實有不少作品都是出版社在大陸設工作室,由數位大陸寫手合力寫(或抄)成一系列作品,但作者簡介並未提示作者是大陸人。所以大陸作者的作品,會比我們在檯面上看到得還要多。
    如果作者簡介內容過分簡略,如「國立大學畢業」卻不註明是哪一間,不註明作者籍貫,都很有嫌疑。:P

    Reply
  23. 居隱

    回應前輩在樓上的回應,這類作品真多,還不一定看得出是中國大陸的人製作…
    因此這幾天在注意台灣某經濟新聞,推測這件事會對台灣文字工作產生什麼影響?但只想沒有用,仍得努力找出讓文字工作賺錢方法。畢竟能因此得到夠多收入維持生活讓家人安心,其他文字工作者有發揮空間才行。
    版主回覆:(06/27/2010 03:06:51 AM)
    文字工作由兼職到全職,需要時間耕耘。保持耐心,相信終究會皇天不負苦心人。:)

    Reply
  24. 不题赚人

    非常赞同倪大推崇的“中间文学”的概念。
    影视出现之前,文学作品是人们最重要的娱乐休闲形式之一。读者对文学的娱乐性要求远没有现在高。
    心理学研究表明,画面对大脑的刺激远远大于符号和文字。电影,尤其是电视出现以后,人们的娱乐品质大为改观。对比影视作品可视的、逼真的表现形式,传统小说很难满足普通读者的猎奇需要——真正热爱“文学”的人,永远都是少数派,大部分人捧着小说的目的,仅是为了娱乐而已。
    因此,在越来越多的新颖娱乐方式挤压下的大众文学,为了适应读者越来越刁钻的口味,显得无所不用其极。
    文艺作品是人的精神食粮。大众文学,很早就被称作是“精神快餐”。这个评语很准确。
    纯文学已经没落了,已经沦为一种宗教式的信仰寄托。但文学界的话语权还掌握在那些纯文学大佬们的手里,这种现象迟早会被改变。窃以为,纯文学绝对不会消亡,只会慢慢变得学术化乃至学院化。“中间文学”的势头会越来越强,直至“纯大众文学”齐头并进。
    从某种意义上讲,纯文学是一种“文字崇拜”,其实“文字”不过是记录、表述信息的工具而已,大众文学把神坛上的文字回归本源。
    想哪儿说哪儿,没什么逻辑,见笑了。
    版主回覆:(06/29/2010 05:04:07 AM)
    謝謝不提賺人的分享。
    非常認同您的看法。電影、電視、電玩、電腦的確是使現代人減少閱讀時間的主因。許多人坐下來閱讀只想享受個輕鬆、明快、不需要費腦力的休閒娛樂罷了。:)

    Reply
  25. 黃靖軒

    中庸之道永遠入流阿,真正的大師應該都是如此的。非常贊同您說的
    版主回覆:(07/01/2010 12:48:13 AM)
    謝謝靖軒,歡迎常來。:)

    Reply
  26. 辛夷

    青姊的分析都非常有邏輯性,每每以實際數字說服人。可以請問這些數字(XX類小說一年出幾本,XX類小說平均發行量)要怎麼查到呢?
    版主回覆:(07/05/2010 04:32:30 AM)
    新聞局有出版年鑑。更細部的分項可由網路書店統計出來。:)

    Reply
  27. 貴妃娘娘

    如妳所言,
    我也認同妳的觀點哦!
    版主回覆:(07/16/2010 10:25:54 AM)
    感謝!

    Reply
  28. 飛魚

    采青說得真好!我覺得真正好的小說其語言都是質樸平淡的,不過蘇東坡先生講得好,「其實不是平淡,絢爛之極也」語言到了極致便是平淡,然而那些以語言華麗或者借小說來炫耀自己才華的人,正如一則字謎所說「道士腰間兩個蛋,和尚肚下一根筋。平平常常兩個字,難壞多少讀書人。」真是為難他們了 :P
    版主回覆:(03/20/2011 07:43:41 AM)
    哈哈,我喜歡那則字謎。XD

    Reply
  29. Haruhara Yukika

    通俗不等於流俗
    很多人把兩者劃上等號
    通俗是大家都看得懂
    流俗是流入俗套
    不是通俗文學沒格調,是作者水準下滑
    有老作家認為現在的大眾小說不堪入目
    真的不是沒道理
    連我這個連飛機都沒坐過的學生都覺得狗血都灑同一隻
    好看的就那幾個
    不是純文學格調太高,是讀者耐心缺乏
    一本白話新詩集,字都沒看個兩行就說好難看好無聊
    那四書五經看了豈不是要跳樓?
    我有個朋友他說如果寫作跟生活沒衝突,真的沒必要把商業化當目標
    因為要賺錢,當7-11都比寫作輕鬆
    他還說:「不管是寫作還是藝術,本來就不是為賺錢而生的。」
    其實很多留名千古的作家,他們的正職都不是寫作
    版主回覆:(04/25/2011 01:48:23 PM)
    的確大部分的作家正職都不是寫作。
    作家夏霏曾做過一個統計,結論說台灣的全職作家不超過五十位……

    Reply
  30. 倪派弟子,敝姓游

    說到純文學與大眾文學之爭,我得提提今天所看到的一篇評山崎豐子的博文(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bonddealer/16577461),其間寫道:
    "……尤其是她在八十五歲高齡時所發表的本書『命運之人』,讀者可以一躍站在她的人生高度上去體會「什麼是圓融且看透人生的智慧」。
    本書迴異於山崎豐子的其它作品,她沒有「白色巨塔」的價值觀衝突擺盪,也沒有「華麗一族」那般面對金錢的險惡人性,不再有『不沉的太陽』中那股對體制的控訴,更擺脫了『不毛地帶』商場的醜陋競爭;到了本書,不再有價值觀的衝突,不再有情感的糾葛,不再有控訴的吶喊,八十五歲的山崎豐子在本書傳達了一種擇善固執式的宿命觀,回歸日本人(或至少是前幾代的日本人)的心靈的根源。……"
    重點來了:在此文的最後,作者分別按照「易讀性」、「文學價值」和「精采度」來為她的作品排名--而在文學價值這個分類,他給了命運之人最高分。
    說實話,山崎奶奶的大作,學生我都尚未拜讀;但在看了這篇博文後,我的心泉不免連噴出好幾句話(並非針對這博文作者,而是針對「此一現象背後」):「說茶或紅酒是飲品之巔,憑什麼?只因消費者平均年齡最大、平均收入最高就說的算?」、「我也不喜歡每次最後只要獅子跑出來、麻煩就解決,問題是憑什麼因為這樣就罵納尼亞是屎作?這可是『童書』欸!而且那頭獅子正是暗示上帝的全能與救贖,這不正是文學界最愛高唱的象徵主義之實踐嗎!」、「憑什麼說老子的思想層次最高?只因為他名子有個『老』字?」…@%$&*^
    據我觀察,只要精神和老子思想共通點越大(心境清遠、圓融寬大、以柔克剛…etc)的作品,被文學界抬高身價的機會就越大,而其他「紅塵系」作品就容易被烙上「層次不夠高」、「不夠成熟」之類的黑印,真是令我不服!在我看來,所謂的文學價值是根本無法比較的,因為各個文學派別的度量系統都是由主觀的意識形態構成的,對於「文學性」一詞,別說詳確精準的定義了,學界內就連「共識」都稱不上--況且就算有共識又如何?我要說「文學性就是指文學中的『性』,所以文學性越高,色情成分就越多」又有何不可?文學界若敢用「學界已有共識,你不具代表性」攻我,我也能用「大家都指鹿為馬,鹿難道就是馬嗎?你們已經犯了『訴諸群體』式的邏輯謬誤了」來反擊!
    (聲明:我並非認為老子或茶不好,只是認為始皇和可樂不比他們差)
    ……當然,我也知道在這裡劈哩啪啦地罵一點用也沒,最實在的辦法就是培養一批認同我們想法的人去征服全球各大指標性文學院的教授職位,這樣我們就能掌控優勢的發言權了……只是這幾乎不可能啦,因為一來那群自認為手持文學聖火的純文學信徒(即便派系不一,但至少一致反大眾)早已壟斷了文學院教授職位,二來是人一到中年就會比較容易禁不起可樂的霸勁,接著就改去喝紅酒或茶,然後由於「認知失調」會帶來心理壓力,所以就很可能改相信/說可樂是層次低下的飲品……唉,比較愛喝茶卻不認為茶就比較高尚的中老年人,應該算是瀕臨絕種的動物吧ㄎㄎ(就像是這世上很難找到願意公開承認「不是財富權位低俗,而是我沒能力弄到手」的和尚一樣)
    版主回覆:(09/05/2011 12:59:46 PM)
    何謂文學價值?哪種文學才算有價值的文學?這是意識型態的問題。學術界與文學獎是哪些人在掌控,其品味就反映了文學價值,所以許多得獎常勝軍的功課之一,就是先了解評審的組成與品味所在,然後投其所好。
    這很難說是對是錯,畢竟這是攀登文學聖山的一種手段。許多在文壇上發光發熱的作家,都是這樣攀上去的,藉由這個方式讓市場注意到,然後就有力量寫自己真心想寫的。
    但是既選擇大眾小說這條路,要不就也湊熱鬧拿個獎證明自己行,要不就把獎項撇到一旁吧。市場反應與讀者回饋,就是至高的回報了。不是拿獎不好,而是它不適用,就像學音樂的小孩不一定會對籃球感興趣。但也不必駁斥、批評它,只是單純把焦點移向更值得你注目的事物上。
    其實,出版界對大眾小說的關注並不亞於純文學,許許多多極為大眾的小說日後也證明了娛樂性能與文學價值並存(如:福爾摩斯、金瓶梅、西遊記,我預測金庸也會是)。現在有越來越多以大眾小說為主題的徵文比賽,輕小說、都會小說、推理小說,都可以讓大眾小說家發展所長。
    所以,身為這個時代的大眾小說家,我認為很有福氣,也應該引以為榮。
    一點淺見。:)

    Reply
  31. 訪客

    「學音樂的小孩不一定會對籃球感興趣。但也不必駁斥、批評它」采青姊這句說得好!
    我想許多愛看大眾小說或中間文學的人應該都和我一樣,並不會認為純文學差勁(正如我上文說的:並非認為老子或茶不好,只是認為始皇和可樂不比他們差),頂多只是說和自己胃口和不大來,所以較少去接觸而已--而我認為這就是差別所在了:我們比較像普通佛教徒,而某些純文學家則比較像盎格魯撒克遜新教牧師,對於不合胃口的東西就強力貶之,甚至還自以為負有訓導我們以正潔(文學)世界的責任……
    不過,對於小說家而言,賣越多才是王道啊~所以我會遵照采青姐所說的「中間文學主義」,盡可能地多開發其他客群!(像我就很嚮往馬丁,因為有許多人本來瞧不起「正邪對立,火球亂飛」的傳統奇幻,結果如今全變成冰與火之歌的忠實書迷了)
    版主回覆:(12/20/2011 01:35:43 AM)
    純文學與大眾文學各執天平兩端,並不是誰好誰壞,只是「不同」而已。無論選擇哪個路線,都能擁有自己的讀者群與發光發熱的機會。
    與其花時間抱怨、批評、怨嘆世情不公,不如將這些時間花在:在你選擇的領域裡面,做到最好。
    你說的沒錯,就像馬丁,或者魏德聖。:)

    Reply
  32. Navy

    Dear ~
    我疑惑的是:為何要分類?
    原本文字最基本的功用就是溝通、儲存,為什麼現在要搞的這麼複雜?
    人類真是奇怪的生物~呀
    對我來說,就只有好看或不好看的分別而已,其他的根本所謂,不是嗎?
    版主回覆:(12/22/2011 01:10:26 AM)
    樓下光夏海回答得很好囉。:)

    Reply
  33. 光夏海

    分類是為了方便讀者找書
    有些人不看純文學
    也有些人是不看大眾小說的
    再細分下大部份人都會有些類型不看但有些類型卻偏愛
    一間書店如果不把小說類型分好上架
    買書的人必定會感到吃力
    總不會想在愛情小說堆中找到哈利波特罷
    反過來把波西傑克森放哈利波特旁邊
    說不定哈利波特的讀者會順便買下這一本
    同理《家春秋》旁邊應該會是《駱駝祥子》或是《雷雨》而不是《倚天屠龍記》
    版主回覆:(12/22/2011 01:11:13 AM)
    嗯嗯,感謝。這些例子舉得超妙。^^

    Reply
  34. Navy

    謝謝光海夏,當然囉,在書店、圖書館裡有分好類,在挑選上是超級方便的:)我也很贊同,我也是同類的書都放在一起:D
    我想我表達的不請楚~抱歉,改一下XD
    我的意思,不要因為分成純文學或一般小說而限制了自己的閱讀。
    常會聽人說,我非XX不讀(或我都讀XX),那時就會覺得很可惜……因為這樣會錯過很多好書。

    Reply
  35. 光夏海

    其實每個人背景不一樣
    大部份人都只挑喜歡的類型來看是很正常的
    這和每個人看事物的觀點也有關
    我有一位朋友她也分不清何謂純文學
    何謂大眾小說
    可是雙城記她看得很開心
    哈利波特一看就想睡
    某位香港言情名家被讚賞文筆好的她卻覺得很爛
    後來我終於明白
    她從小就開始看世界文學名著
    習慣了那種筆觸
    所以不像那筆觸的她都看不下去
    這是習性的問題
    沒所謂對與錯
    不過在作者的角度有點不一樣
    作者有必要擺脫習性
    (這是多位成功創作人都提出過的)
    我們可以寫很文學的大眾小說(大前題是不要讓優美的文筆拖到劇情進展)
    也可以寫劇力萬鈞的文學小說
    正如格鬥上有人重視速度
    有人重視力量
    但不代表不能同時擁有速度與力量
    只要鍛練會更艱苦罷了
    關於純文學與大眾小說的結合
    我認為可研究村上春樹的1Q84

    Reply
  36. Navy

    嗯嗯(點頭)~很同意光海夏讀說法:)
    我也是哪種分不清什麼是純文學或一般小說的人
    也許這是從小的閱讀習慣所造成的吧~
    小時候,也是傻傻的搞不清楚什麼是純文學,只要有書就讀有字就看,那時候就很快樂的閱讀,享受沉浸在書中世界的感覺~~
    這的確是沒有什麼對與錯的問題。
    不過也許是因為如此,當我改變立場,開始嘗試寫作時,對這些分類才會感到奇怪吧XD
    謝謝光海夏,我會注意你提的問題:D

    Reply
  37. 倪派弟子,敝姓游

    會有純文學與大眾小說之分/爭,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純文學派先發起的吧~我想看大眾小說的人光是"找爽書看爽書"都來不及了,哪還有閒功夫去管文學派別之爭?反倒是許多純文學界和文藝青年,基於類似"白人優越主義"以及"白人負擔論"的心態,而主動攻擊大眾文學。
    不過管他的,我還是一樣會去圖書館借獲大獎的純文學小說來看並搭配網路上前輩的評論做學習,以吃下純文學家的那幾把刷子--而且雖然我是傾向大眾小說派的,但我反倒認為這類寫作者可以多看看純文學,因為反正大眾文學所需要的各種技巧,咱早就有采青姐罩著了嘛哈(不放心的話可以把《變》放在桌前供奉,寫作遇上瓶頸時就朝封面的美女掌心合十拜他個幾次)~
    版主回覆:(12/22/2011 01:12:26 AM)
    純文學對深度與文字的要求,是相當值得學習。譬如我最近溫習余光中、龍應台的散文,還是每看一遍就讚嘆一分。:)
    膜拜就不用了,我還沒作古哩。XD

    Reply
  38. 訪客

    想請問采青老師
    存文學及大眾文學的差別只在人物及情節上嗎?
    還是寫作技巧也有差別??
    兩者到底該怎麼分咧><?
    那只要是文學獎的得獎作品一定是純文學嗎?
    還是他們是所謂的中間文學?
    有點難懂><"
    那我想請問一下這篇文章
    以及 出版社為何退你稿 這篇
    都有附在 變身暢銷小說家 書裡嗎?
    之前沒買到初版~已經訂購增訂版囉:D
    期待您的回覆~感謝!!
    版主回覆:(12/23/2011 01:41:13 AM)
    可以把純文學和大眾文學想成由黑到白的一條灰階色帶,有很純的純文學、不太純的純文學、中間文學、有點大眾的文學、非常大眾的文學,事實上是比例分配,很難一刀兩斷。兩者的差異,增訂版中有說明。
    不只純文學有文學獎,現在有很多大眾文學獎呀。
    這兩篇沒有附在增訂版內,但增訂版多少有涵蓋到這些範圍。您看了就知道了。

    Reply
  39. 訪客

    想請問倪大
    手感該怎麼培養呢?
    版主回覆:(03/15/2012 02:13:31 PM)
    多寫自然就有。:)

    Reply
  40. 倪派弟子,敝姓游

    又回來了,想請問采青姐:
    最近注意到幾個和純文學有關的名詞,像是藝術性、哲學性、嚴肅性等等,不知他們和文學性這個詞有怎樣的差別?
    版主回覆:(03/18/2012 03:31:42 PM)
    這是非常抽象的問題,我想維基百科會比我回答得更好。XD

    Reply
  41. k

    找了一下,才發現中文裡「純文學」似乎多被定位作 belles-lettres 或相對於雜文學、通俗小說等而言,著重文學表達技巧的作品。但我個人使用這個詞時卻比較接近於日本的純文学用法;不是為了娛樂大眾,而純粹著力於作品所欲表達之內容深度(包括但不限於價值觀與後設評析)的小說。我認為,寫作技巧如何並非最大問題。說極端點,若缺乏技巧,卻還是能表達出其深沉內涵的話,在我看來也能算做「純文學」了。而通篇如駢文般文藻華麗,實則言之無物;或寫來寫去盡是些刺激感官的場景;看完覺得舒暢,卻無法令人反思的東西,則算不上是「純文學」。當然,我們大可說每個作品或多或少都包含使人思考的成分,因此要說兩者間有啥明確的界限,恐怕很困難。或許將之分成內涵與娛樂性兩個向度(dimension)會更容易理解:有的作品在這兩方面的皆價值極低,有的則專攻其中某方面。說得不客氣點,我看過的ライトノベル、推理小說,有很多都是以娛樂性為重,追求刺激、解謎,文風淺顯易懂,劇情高潮迭起。但看完後就算覺得花上這段時間,值得了;認真要問「得到了什麼」,卻只能茫然自失。「怎麼讓讀者喜歡看」才是這些作家寫作的重心,不是作品所蘊含的深度。不過只要能把自己的向度專攻好,就說不上孰優孰劣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再說,很多人是靠這吃飯的,有時情非得已,不好說其不是。
    那麼,最好的作品是否非得要在這兩項度上都具有極高價值呢?我以為這也未必。作品若能兩者兼顧會更好,但不是說這是理想;對某些題材來說,可能真的存在衝突而不相容。對我來說(這是強烈的意識形態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時,應當先取內涵,在這前提下盡量兼顧娛樂性;倒不必非此即彼的完全捨棄、甚至不屑的反對通俗性。無論如何,為了避免誤解,還是把過去用過所有的「純文學」改成了「純文学」。
    版主回覆:(05/28/2012 01:25:14 AM)
    謝謝您如此深入的分享。:)

    Reply
  42. 訪客

    在大陸有一句開玩笑的話:凡是不以好看為目的的小說和電影都是耍流氓。此話從毛澤東的那句“凡是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轉化而來。好像是寫“盜墓筆記”的南派三叔他們辦的一本叫做“超好看”的雜誌上面最先提出的。不過他們提出的說法裏面沒有和電影這三個字,是我加上去的,呵呵。
    版主回覆:(08/11/2012 12:45:46 PM)
    呵呵,有趣。:D

    Reply
  43. 訪客

    大眾小說和純文學乍聽之下壁壘分明,實際上我越想越覺得有很多灰色地帶。
    比如最近正紅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就分不出來了。
    也許可以算是「通俗的文學小說」?:D
    版主回覆:(11/09/2012 05:45:41 AM)
    李安的作品幾乎都是處於中間地帶,比通俗電影更精緻,比得獎電影更通俗,就是所謂的「雅俗共賞」囉。

    Reply
  44. 阿勳

    老師你好:我正在寫一篇文章,文中想引用老師的評論作為介紹「大眾文學」與「純文學」差異的背景資料,不曉得能否同意我(在一般引用格式的規範之下)加以引用?
    版主回覆:(12/01/2012 02:43:12 PM)
    可以。

    Reply
  45. Wesley chang

    其實我是這樣看待純文學的,其實純文學很像公司的「研發部門」,實驗技巧、意象
    等等,研發出來的產品到真正泛用化都會有個距離。
    沒有純文學這塊的研發能量,其實傳統大眾小說被稱為不入流並非沒有道理。
    (很多糟糕的大眾小說是你抄我,我抄你,寫作品質勉強過稿,缺乏原創能量)
    研發當然會有很多失敗作XDDD
    文學技巧進階的有魔幻寫實、意識流、心理分析,善用這些技巧,都有助小說
    深度(這都是外國流傳的技巧)。
    如果以創作的角度來看,寫實主義跟表現主義其實就是創作的兩大山頭,但是
    這兩大山頭並非全然互斥,也交織出「魔幻寫實」,可見創作是真的會混血茁
    壯的。
    隨意寫寫,希望大家能有所參考:)
    這是最重要的。
    版主回覆:(02/06/2013 08:10:04 AM)
    很鮮活的比喻。謝謝分享!

    Reply
  46. Hikaru

    個人認為純文學就像太極拳
    大眾文學就像職業摔角
    純文學講內涵性跟藝術性
    大眾文學講娛樂性跟有趣性
    有些人覺得職業摔角是打假的
    有些人覺得太極拳很無聊又難學
    但是職業摔角強在「把好看的比賽給觀眾看,凸顯摔角選手的角色性格」
    太極拳強在「將自己的心性調養至平衡的層次,從中感受萬物生長的道理」
    各有所長,何必打人嘴巴自稱高明
    隨便亂批抨別人,不檢視自己只會自取滅亡
    共勉之~~:)
    版主回覆:(04/03/2013 02:29:42 AM)
    這個比喻很貼切。
    我個人常用的比喻是「好萊塢電影」和「藝術電影」。不管怎麼比,青菜蘿蔔都各有所愛,彼此尊重就好。

    Reply
  47. 漢之國

    引述「吳自在」所說:「文學作品(小說、散文、詩歌、劇本)是否有價值,事實上也有其時代性。如:陶淵明的作品在當代並未被主流文化所接受,到後代才廣受重視。」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