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豆的交換日記》楔子

前言

《小紅豆的交換日記》(暫名,日後有110%的可能不會使用這個書名)是采青在2009年5月開稿的小說作品,之後改變計畫去寫《潛入婚紗的女人》,就擱置了,但因為書名已在部落格掛了出來,受到催稿,半年多前便允諾讀者魅姬一定在2011年底前連載。當時以為這個時間綽綽有餘,不料年底忙昏頭,竟還是遲到了。

現在終於來公開連載了,做為給親愛讀者的新年禮物。

但采青還是得事先說明一下,這部作品一來尚未完稿,二來隔了兩年重看發現許多不滿意之處,所以也不願將後面的章節示人,三來目前有新稿在創作中,短時間內將無法修繕這部作品,所以此作在網路上注定是個坑。請自行決定要不要收看喔。


二○○九年,春。 

我站在雷雨夜中,又哭又笑。 

曾經的千盼萬求,我的愛情只得到父親的長久緘默,與母親的無數句「下輩子吧」,只因為亮彬是客家人又是長房長孫,八年的長跑都扳不倒長輩的刻板印象。今晚,母親主動開口要我結婚了,卻沒想到,是出於如此諷刺的理由──因為我弟得勝把女朋友搞大肚子,所以我這個做姐姐的該先結婚,好讓他把媳婦娶進門。 

該哭,還是該笑?我不知道。我只記得自己假裝要去便利商店買宵夜,一出門,就爆出一陣淒厲的哭號,跟低吼的悶雷融合在一起。濕淋淋的馬尾纏繞住我的頸部,像條奪命的黑水蛇,使我哭也鬱悶,笑也窒息。 

我聽不見風聲,聽不見雨聲,只聽到肺裡的嗚咽。一臺黑轎車對我按喇叭無果,用遠光燈閃我,我側身避讓,一待黑轎車通過,一把鮮豔的彩虹傘就杵在我面前,傘下是兩位十四五歲的小女孩,手牽著手,怯怯地望著我。 

「宋老師。」她們喊。似乎被眼前的景象所驚異,要走近我卻不敢。左邊那個膽大的加了一句:「老師,妳怎麼了?」 

這兩個是我班上的學生,巧雲和文如,形影不離,雙胞胎一樣。我趕緊伸手擦去涕淚。真糟,要怎麼應對? 

身後響起咿呀一聲,門開了。我那個無所事事的弟弟宋得勝,叼著一根長壽煙,說:「姐,媽說妳訂婚免了,直接結婚就好了。」 

我轉身望他,面無表情。 

「還有,大小聘不退還給妳男朋友。」得勝仰天吐了一團猙獰的白煙霧,「媽說那些錢要留給我娶媳婦。」說完,他拉上大門。 

「要什麼你全拿去,我還謝謝你賜我自由。」我喊完,熱著眼把目光落回那兩個學生。夠尷尬的。 

一隻冰冰冷冷的小手鑽到我掌中。「老師,不要傷心。我們全班女生都可以當妳的伴娘喔。」巧雲說。 

她的原意是在安慰,那隻手卻像十三年前的鬼爪一樣,從我內心最陰暗的地方伸出來,拉扯我,逼迫我面對那件塵封已久的承諾。我想起了一雙水晶眸子,兩顆羞澀的梨窩,並且毛骨悚然地驚覺,如果我沒在兩天內找到恩芸的人或屍體,這場婚禮將成為我的畢生陰影。

4 thoughts on “《小紅豆的交換日記》楔子

  1. 紫沅

    倪大的小紅豆終於要貼了,我沒催搞,不過暗中也在數饅頭@@沒辦法,因為甩肉女已經看了數遍了……
    版主回覆:(08/28/2012 04:12:36 AM)
    紫浣,新年好!
    感謝妳這麼喜歡甩肉女。小紅豆在短期內可能不會連載多少,但我已有新作品計畫,期盼年底以前可以變成實體書。:)

    Reply
  2. 黑土豆

    新年又到了,小豆子又來送副春聯來給倪大啦XD
    上聯:昔年振筆秉燭伏案文如兔脫闖文界
    下聯:今非昔比十指輕彈字走龍蛇做杏壇
    橫批:文采丹青盼留青
    版主回覆:(01/31/2012 02:04:49 AM)
    黑土豆,新年快樂!
    現在還在台北工作嗎?天寒,伏案寫作時,請添衣。:)

    Reply
  3. 明然

    呃~應該就叫姐姐吧?采青姊好了
    我是看到了(金匙小姐不矜持)這本書,真的非常好看!
    我有一個想問的問題是:請問您都是寫快樂結局的還是悲傷的?就是那種男女主角沒在一起啦~男主角被車撞…之類的?其他文章有這種悲傷結局嗎?
    版主回覆:(01/31/2012 02:16:15 AM)
    很高興您喜歡金匙。
    我寫的大部分是快樂結局,少部分是悲傷,不過悲傷的目前還沒出版為實體書,要等ㄧ等。

    Reply
  4. 明然

    那能不能告訴我哪些是悲傷的?
    版主回覆:(02/05/2012 02:33:01 AM)
    《鳳兒淚》和《獨不語‧狼》是比較悲傷的。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