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貴公子

越南貴公子

謝謝聯合報邀稿,為我的文章冠上了「愛情企業國」專欄名稱。

寫愛情跟寫企業對我來說都如魚得水,難的是必須寫真實故事,頭一篇在2012/8/18刊出,先拿自己來開刀,頗是有些難為情,所以恕我不刊出全文了,如果剪報內文看不太清楚,那是我故意的。

老讀者會發現,這個真實事件曾被我改編進都會小說處女作《金匙小姐不矜持》。 我個人感到寫小說較舒適,因為它可以容許作者以真作假地恣意書寫,這也是我之所以選擇深耕小說文體的原因之一。寫回真實散文嘛,敲打鍵盤間老是想著,萬一給老同事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這讓我想起王強的商戰小說《圈子圈套》,因為小說是約定俗成的虛構,才能容許他寫出最赤裸的真實。

但其實我很喜歡散文。散文比小說直接,如果你真有什麼想勇敢說出來的話。

至於詩呢,那又更超凡入聖了。

再擴及到圖文創作,呵,我老覺得這些畫家握的不只是筆,是天賜的祝福。

文類就像一缸缸不同溫度氣味的池子,你要選擇在哪一缸泡浴呢?  

  

2 thoughts on “越南貴公子

  1. 居隱

    所以前輩喜歡泡澡?也恭喜前輩成為專欄作家~~
    至於如何形容不同文體和內容形式的「文類」……小弟我還真的是公車迷,會形容成依調度站地點及可容納車位數、民眾搭乘需求及人數,而行駛的不同公車路線。
    只是製作作品這麼多年,有些「路線」製作所需時間太多或太複雜、收入有限,也學公車業者「停駛冷門路線」……
    ————————————
    http://f14mp5.wordpress.com
    居隱的文藝創作總站
    版主回覆:(08/16/2012 03:59:00 PM)
    呵呵,很妙的形容。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