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潔癖哥同居的那一年

深圳  

本文刊載於聯合報繽紛版「愛情企業國」專欄 2012-10-06
倪采青

公司要把我派去深圳長駐。聽說廠區附近治安極差,女生孤身出差的安全堪慮,老闆就異想天開安排一位男同事「茂哥」當我的門神,說是讓他住在靠近大門那間寢室,任何人進來都必須先經過他,才能找到我。

這個安排在當時看來順理成章。同事都知道,茂哥是我那在美國求學的妹妹的男朋友(企業裡的裙帶關係由此可見一斑),一來他有義務保護未來的大姨子,二來我也該替妹妹看牢他,尤其茂哥被封為辦公室最夯黃金單身漢,這個顧慮看來是非常必要,所以我義不容辭地答應了。

直到飛抵深圳,我和茂哥進了宿舍之後,才慢慢發覺這個安排有多麼不可思議……

原來宿舍是兩房一廳的小公寓。他住在外間臥室,我住在裡間臥室,中間只隔著個小客廳,大門一關就只剩我們這對孤男寡女大眼瞪小眼。   

一陣尷尬的互笑之後,我忍不住先說:「這樣好像有點奇怪,好像同居。」   

他噗的一聲:「超奇怪的!」看來像是欲哭無淚。   

換房無果後,我跟茂哥就這樣開始將近一年的「同居」生涯。   

跟一個雖說應該算是準姻親,但實際上都是男未婚女未嫁、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的帥哥同居在一起,最尷尬的不是害怕雙方的男女朋友吃醋,不是被同事誤會我們是一對,也不是內衣褲丟到洗衣機忘記取出來,急忙跑過去才發現對方正在為你晾衣的害羞,而是──茂哥是個大潔癖。

有一回他因故要我到他的房間去找樣東西,我推開他的房門,哇塞,棉被折成只有軍隊才有的豆腐乾。除了桌上的手機充電器之外,絲毫不像是有人住,纖塵不染的程度比較像是神仙住的。打開他的衣櫥,襯衫按照色譜分門別類懸掛,每隻衣架間的距離規則得像是用尺量過。拉開他的抽屜,了不起,裡面不是沒東西,就是擺放得像棋盤一樣方正,就連鈔票也分類攤平有如收銀機。

在我的宣傳下,茂哥的房間成了景點,所有來深圳出差的台灣同事都會特地前來觀光,拍照留念的不在少數。

茂哥的潔癖不只獨善其身。他不吃蝦蟹蚌螺,因為他認為腸泥和沙子很髒,因此這些珍饈都是入了我口。當他看到任何人的物品或碗盤沒放整齊,一定伸手去扶正。我們浴室排水孔的毛髮,自然也是他先去捏起來。每當我們出去雜貨店採買糧食,回來我便將糧食往廚櫃一塞,等到我下次打開櫥櫃,裡面的糧食必定會依照廠牌和尺寸,擺得像超商貨架。

我經常拿這些事情取笑他,直到某天,我無意聽見整理宿舍的幫傭聊天說:「你有沒有看到,茂哥的宿舍比女生的還乾淨!」我馬上笑不出來了,臉龐熱熱的。我的房間在女生之中應該也算乾淨了,但是比起茂哥,很可能幫傭阿姨早就在心裡偷笑我了。

為了這句話,我每天提早起床整理房間。有時起得晚了,臨到門口還要折回去把桌上的吹風機、梳子、書本等小東西掃進抽屜裡。莫名增加了不少壓力。

茂哥有一陣子特別低落,原本少話的他,幾乎變啞巴了。我從妹妹那邊聽說,他們分手了。

是妹妹辜負他的,我因此對他添了一層愧疚,於是慢慢鼓勵他去追其他女孩,可是他的潔癖似乎延伸到了感情,無論我慫恿他去追誰,他總是退避三舍,簡直成了清心寡慾的和尚。過了很久他才對我吐露,上一段感情帶來的創痛,以及被甩之後覺得自己不夠好的強烈自卑。

那時候我即將被調回台灣,與茂哥從朝夕相處變成兩三個月見面一次。雖然只能匆匆寒暄,我依然關心他是否仍心傷未復。

終於,某次茂哥回國告訴我他跟一位湖南女孩交往了。又過幾年,他們結婚了。女孩乖巧柔順,新婚那年曾跟茂哥到我們家拜年,聊到她為茂哥折衣服,一回頭往往看到茂哥重新折了一次,大家聽了都捧腹。

等到茂哥夫妻離開,我和父母一致同意:茂哥娶這個女生比娶妹妹幸福。

當然,這句話我們無論如何不敢在妹妹面前說。

無論如何都要感謝妹妹,讓我們有幸認識這麼一位好男兒。希望曾經親手放棄幸福的妹妹,能跟現在的茂哥一樣快樂滿足。
 
 

2 thoughts on “與潔癖哥同居的那一年

  1. 千秋仁

    自己有潔癖那還無所謂。我認識太多硬要周遭的人也都達到他的標準時,就會造成很多無謂的痛苦了。
    版主回覆:(05/16/2013 03:16:36 AM)
    可不是。我曾認識一位把我押到廁所洗手才准我碰她的書的潔癖朋友。XD

    Reply
  2. 千秋仁

    男未婚、女未嫁,因為一些因緣巧合而必須同居一年……感覺好像是個不錯地長篇小說題材……
    版主回覆:(10/16/2012 04:22:34 AM)
    嗯,是個題材,好像是偏羅曼史方向。

    Reply

訪客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