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繽紛版】2015.4.28
文/倪采青

德國作家徐四金享譽國際的《香水》,電影上映不覺已九年。當時我慕名觀賞,赫然見到屠女萃香、群交食人等諸番駭人聽聞之情節。我悚然一驚:「居然是變態片?」雖然當時不敢說出口,我怕旁邊的文青朋友笑我不懂欣賞藝術。 Continue reading